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纸禁令造成本土业务骤减,华为遣散澳大拉亚高管

共1170字|预计阅读时长2分钟

澳大利亚政府的一纸禁令导致中国通信巨头华为在当地的收入骤减。受此影响,华为澳大利亚公司此前为参与5G网络建设而招募的数百人也成为了“吃空饷人员”。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huawei.jpeg

据了解,华为已经开始采取员工遣散行动,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拿钱多,办事少的岗位,其中包括多位澳大利亚本土董事会的高管。

 

目前,华为澳大利亚办事处还有超过500名员工。在最新一轮遣散中,知名的董事会成员约翰·罗德(John Lord)和Aurizon前首席执行官Lance Hockridge不幸中招。

 

在鼎盛时期,华为澳大利亚业务贡献了大约7.35亿澳元的收入,拥有员工接近1000人。

 

目前,澳大利亚公司员工数量已经砍半,大约为500人。据信,未来将有更多的员工被遣散或主动离职。

 

对于华为而言,澳大利亚第一个设立本土董事会的国家。本次离职的约翰·罗德(John Lord)是澳大利亚前皇家海军少将,自2011年6月以来一直担任华为澳大利亚董事长。

 

在华为官网的一段视频中,罗德表示自己最大的失望是澳大利亚未能接受像华为这样的公司。

 

他说:“当我们在2011年底被禁止参与国家宽带网(NBN)项目时,当时的董事会还仅仅成立六个月。对于当时的我们,这可以说是一次重击。”

 

“但是,我们很快接受了这一点。当时的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做相应的计划,也没有进行调研,只是基于美国方面的建议而做出的下意识反应。但是,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是,当联邦政府再次对华为做出5G禁令的决定时,我个人为澳大利亚感到非常难过……。”

 

“没有华为,我们看到NBN最终变得一团糟。而今,没有华为的参与,我们可以想象澳大利亚的5G很有可能重蹈NBN的覆辙。”

 

冷战思维导致落后

 

从历史上看,Optus和沃达丰都在网络中使用了华为技术,而TPG也基于华为的设备建立了4G网络。

 

但是,在2018年8月,澳大利亚政府出于国家安全考虑,阻止华为参与5G移动基础设施建设。

 

罗德认为相关的指责和担忧非常荒谬,并表示澳大利亚政府的这一决定是美国政府的反华活动。

 

他说:“所有这些所谓的安全性言论,以及华为如何如何不好的言论,其实都是美国为冷战而杜撰的虚假故事。”

 

就在华为做出裁员决定之时,其在澳大利亚的本土收入也遭遇重挫。

 

其中,在华为被禁止参与5G网络建设之后,TPG也随及决定取消4G网络的建设,继而对华为收入构成重大影响。

 

TPG当时表示,由于无法使用华为的设备,因此也就不具备升级网络的途径。

 

澳大利亚一样,新西兰也像美国一样禁止华为使用其下一代移动网络。相反,英国打破了传统,允许华为参与该国5G网络业务,但是上限不得超过35%。

 

据了解,华为在澳大利亚的消费者业务、以及大幅精简的企业团队仍将继续存在。

参考来源: 

https://www.afr.com/technology/huawei-dissolves-local-board-as-work-dries-up-20200303-p546j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