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国当局一声令下,澳海鲜业“凉凉”!产品大降价,上万产品滞港

据《时代报》消息,在中国出于对新冠肺炎的担忧而关闭了活体动物贸易后,维州多达1万只龙虾被滞留在渔民自备的船载海水储罐和加工设施中。

当地渔民Johnathon Brocklesby两周前捕捞龙虾(图片来源:《时代报》)

受这一禁令影响,澳洲海产品产业陷入危机,当地渔民正在考虑将数千只龙虾放生。

业内人士称,全国范围内100至200吨、价值数千万澳元的活龙虾的未来可能处于不确定状态。

据了解,中国对澳洲本地产龙虾的进口量占总进口量的90%-95%,这一禁令使得澳洲各地,包括维州、西澳、南澳和塔州的出口行业陷入停滞。

维州渔民和海产品批发商现在准备将这些产品投放至当地市场,而这些产品的价格已从每公斤130至140澳元降至110澳元,降幅高达20%。

降价(图片来源:《时代报》)

1月26日,中国接受了最后一批空运新鲜海鲜,不久之后,国内运输限制和公众健康担忧导致春节庆祝活动大规模取消,导致需求大幅下降。

维州龙虾协会(Victorian Rock Lobster Association)会长Markus Nolle表示,龙虾产业目前正处于捕捞和销售旺季,此举对龙虾行业来说是“灾难性”的打击。

“所有的订单都被取消了,已经没有需求了。有消息称,中国市场需要6到8周的时间才能恢复元气,但在好转之前,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示意图(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周五,海产品行业代表与联邦贸易部长Simon Birmingham和渔业代理部长Jonathon Duniam举行了紧急会议,讨论如何帮助海产品产业的举措。

业内人士提出了许多建议,包括降价和促销,鼓励本地消费;将活龙虾加工成龙虾尾等冷冻产品,以及提供类似于向遭受旱灾的农民提供的财政支持的可能性。

“我们已经了解到,海产品行业受到了中国检疫规定的影响。”Birmingham在接受《时代报》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我们将在公共安全和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下采取行动。一旦我们采取行动,我们将讨论如何在这一时期给这些产业的人员提供帮助。

还有一些业内人士建议,先将捕捞的龙虾装在水箱里,然后将它们送回原捕捞地。

维州渔业厅厅长Jaala Pulford周五宣布,未完全捕捞的捕捞额度可延续到明年。

她说:“我还要求(维州渔业管理局)就如何进一步帮助当地的海产品产业进行研究,比如将捕获的海产品放回大海,或将这些产品卖给当地人。

业内人士估计,维州的船只上和海鲜仓库里有5至10吨活龙虾。

示意图(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Phillip Island地区San Remo渔业合作社的管理人员Paul Mannix表示,合作社遇到了一个“大问题”,有多艘船停泊在这里,装载着大约500公斤的龙虾,总价值达数十万澳元。

他说,他们正在将部分龙虾卖给当地买家以及游客,并表示,龙虾的零售价已经从每公斤140澳元下降到了每公斤110澳元,养殖龙虾的价格为每公斤95澳元。

Apollo Bay渔农合作社主管、资深渔民Nick Polgeest表示,龙虾产业“一团糟”,但无需惊慌。

他表示,该产业经历过非典后,仍然存在。他表示:“大部分加工厂将安然度过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