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文亮被“平反”!而在美国当“吹哨人”的我,却被骂全家去死

2019全美毕业生起薪最高的岗位,都被这个专业承包了!

美国作为全球教育强国,拥有超过150所国际顶级大学,同时也被称为“工科生的天堂”。 不仅因为各大院校里学术氛围浓厚、教研能力强劲,更因为STEM专业自身受到美国教育部的鼓励与扶持,在学习、竞争与就业方面都有足够的优势,投资回报率高。 就业前景好 ——

刚,《国家监委调查组发布涉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


通报中提到了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始末。并建议武汉警方能撤销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


很快,武汉公安宣布撤销了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


同时武汉市公安局向李文亮家属郑重道歉

至此,李文亮医生正式被彻底“平反”




根据调查组的报告,他们还原了李文亮医生的遭遇的始末:


李文亮医生先是在微信群中发布了关于“SARS”的确诊病例。

随后又改口称,这是新型病毒。


并告知大家不要外传,家人和亲人互相防范。


但是,李文亮医生的善意之举却被有关单位认定是言论危害,叫到派出所之后,写下了“训诫书”。




但很可惜,李文亮医生在参与救援的过程中,不幸被感染。

尽管他提醒身边的人,但他自己却没能躲过病毒入侵。

通报中详细记录了李文亮医生的发病过程。

1月10日李文亮医生开始发烧,因接触感染患者。



但是,1月27日以前,多数医院不具备核酸检测的能力,李文亮医生10多天来一直没有被确诊,病情不断加重。


直到1月31日,李文亮才被确诊。



尽管进行了专家会诊,李文亮医生最终还是医治无效。

22时40分,使用从武汉亚心医院借来的“人工肺”,北京协和医院的专家到场。

最终也没能挽救李文亮医生的生命。


最后,调查组的工作建议是对中南路派出所出具的训诫书撤销。

并处理相关人员。




还记得李文亮在2020年2月1日发出的最后一条微博吗?







在这条微博的下方,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网友给他写留言,几乎是以每分钟增加一条留言的速度持续增长,从未停歇。


无论是像李文亮他们这几位武汉医生,抑或是其他吹哨人,他们行为的初衷都是作为医生身负的道德和责任的驱使。

但往往未知的危险来临时,没有人会真正听信他们的声音。即使作为专业医生,也没人敢轻易对这个结论负责。

没有人愿意听到坏消息,甚至人的本能会拒绝相信坏消息,就好像闭目塞听这个世界就会变好一样。但实际上这种对真相的排斥只会让现实变得越来越糟。

这个世界永远不乏吹哨人,但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已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关于那篇文章的广为流传和人们对已故李文亮医生的态度证实了,历史教训对一些人敲响了警钟,人们在反思。这样的反思驱使我们更好地前行。

但疫情以来,也有另外一群人向我们印证了,有些人只愿意看自己想看的,听自己愿意听的,并对日报善意的提醒予以骂声。

为什么有些人就是听不到吹哨人的哨声?

看看日报这几天的遭遇就知道了。

今天,3月19日,美国确诊人数快突破10000人了。

截止纽约时间3月19日早上,美国累计确诊9419例,累计治愈106例,死亡153例。

这个结果对一直以来关注日报的读者来说可能并不意外,疫情以来日报一直在追踪美国的疫情报道。

美国的疫情发展其实早现端倪,医疗物资短缺、问题试剂盒、CDC呼吁不戴口罩、大型赛事照旧、包括早前宣传的自愈论等,都预示了疫情将进一步扩散。

而美国的特朗普政府确实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操作:


一会儿是曝出CDC的检测试剂有问题

一会儿被曝出华裔医生确诊却被当流感治疗,

一会儿又是CDC自己承认可能会存在把新冠患者当流感患者的情况

一会儿是美国医生揭露一线缺乏试剂盒

………………


种种种种,

美国只用了两周的时间,就从确诊160多人,发展到确诊9400多人!



唉!


而留学生们的灾难才刚刚开始,美国大学陆续停课,身边确诊病例越来越多。


而回国的机票却暴涨一票难求。



但是在两周前,当日报君看似“危言耸听”报道美国疫情可能会爆发的时候,


却遭到了一片痛骂…………


两周前美国报出确诊病例破百的时候,日报在一篇文章中:

就曾报道过纽约一位一线医生在CNBC的《财经论坛》节目上对美国当局应对疫情的批评,和对接下来一周的疫情预测。

他称美国对于这次病毒的处理就是一场“全国性的丑闻”。

除了试剂盒短缺的问题外,他还预测了“本周内就可能有数百例确诊病例,下周可能就是数以千计。”

如今预言成真,一周后美国疫情果然破千了,而今天,都快破万了

8名中国留学生的归国路:“逃”回国内,我们太难了

From:燃财经 ID:rancaijing “新冠疫情,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华人留学生打全场”。这虽然是一句调侃,但最近几天,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数量的确在逐渐增加。 疫情严重国家的留学生,要不要回国避险?有声音批评他们“千里投毒”,也有人认为,疫情之

而此前,报道了此预测的日报文章评论区的画风,却是“千奇百状”的。

挑一些异声放给大家看看。

一种是“谣言”论,认为我们在胡编乱造:

一种是“公知”论,认为美帝无所不能,为美帝操心是无脑且多余的:

还有一些不相信美国流感就能死一万多人,

在她的印象中美国的医疗技术很高怎么会死人呢?

然后很快就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打脸了:

还有些就是无尽的谩骂:

还有一种是“恶意煽动”论,文章都没看就先喷为快的:

后台里更难听的留言也有

如今把它们摆在这里,却显得文字背后的人可笑中又有些悲哀。

这些被一叶障目的人,不正是那些当哨声响起时听不到哨声的人吗?

“杀死那个带来坏消息的人!”

人们总是不愿意听到坏消息,也总是觉得那些在带来灾难提醒的人是别有用心。

眼瞅着安稳的日子被坏消息打破了宁静,谁都会生气,这时候有的人就开始作妖了,要么痛骂带来坏消息的人是在危言耸听妖言惑众,要么觉得动机不纯是在散播恐慌。

这世界对于“吹哨人”和带来坏消息的人,都不太友好。

2月26日,意大利一名议员戴着口罩进入议会,然而却因此被嘲。


在发言时,他情绪激动,直言
“疯了!真的疯了!
”他说,“我戴口罩并不妨碍任何人,我是在自我防御,因为免疫系统功能不好。”


接着,他脱掉口罩对大家说:


“好那我脱掉口罩,告诉你们,我去过三个疫区,现在你们觉得我戴口罩好还是现在这样好?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建议你们让我戴上口罩。

如果你们是聪明人,你们也早就戴上口罩了!你们要保护大家,而不是让我保护你们!”


然而,仅仅10天后,3月11日,意大利确诊超过一万人!


3月19日的今天,意大利已经超过了3万人。


医疗物资告急,全国封城,监狱暴动,被周边各国禁入。


这时候谁想起来给这位因为戴口罩被群嘲的议员一个道歉呢?


仅仅十几天前,日报报道纽约的医生预测美国会在下周迎来超过一千确诊。





谁又给当时被骂妖言惑众散播恐慌的医生一个道歉呢?

日报仅仅是作为一个“新闻的搬运工”把美国媒体和专家的言论编译发布出来,就会遭到恶毒到“死全家”这样的咒骂。

你就能想象到武汉那些医生当时遭遇了什么样的压力。

骂人的人里面有一些人是立场问题,有的做美国移民的,有的做美国留学的,传播美国疫情的坏消息让他们的生意不好做

还有一些人就是心态问题,尤其是一部分华人的“皈依者崇拜”,

不允许任何人说美国的不好,似乎这样是在打击他的信仰。

这种现象我们之前写过一篇文章详细分析了一下

回复关键词【洗地】可以调取这篇文章

为何人们经常听不到吹哨人的哨声?

可能这些哨子早就被淹没在训诫、谩骂和斥责中了。

如果我不说,你不说,大家都不说,那这世界就如同泰坦尼克号一样向着冰山撞去。

当有人在高喊着 “冰山!冰山” 的时候,你会去骂他“不要煽动散播恐慌”吗?是人吗?

这不是一场自家门前扫自家雪的疫情,而是人类共同体共同面对的一场战役。

只有当全球疫情都得到控制时,才真正意味着新冠疫情将走向尾声。

而作为面向留学生群体的日报君,希望我们能够提醒那些无法及时获取信息的海外学子和华人,感知到真实的疫情现状以及他们可能面临的处境,及时保护好自己。

希望可以帮助到那些害怕在海外戴口罩遭受歧视的人,告诉他们,戴口罩没有错,生命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

希望那些说“管好自己就好”的人,能享受到近处的欢愉,也能听到远处的哭声。

最后致敬天下所有的吹哨人,和“带来坏消息”的人,

你们的努力是值得的。

在疫情全球扩散的当下,能让身边一个人重视起来,就是救一个人。

而日报君的想法就是:能救一个是一个

哪怕被骂成小粉红,哪怕被骂成造谣媒体,哪怕被骂情绪化煽动,我也要能救一个是一个。

就如武汉那位医生说的:

“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这里要感谢感恩所有像李文亮医生那样的吹哨人,愿他们再也不会被训诫和谩骂。

最后也感谢不离不弃时至今日仍然关注日报的你,你们是睿智理性和善良的。

祝你们永远不会遭到病毒的侵扰,身体健康,生活幸福。




昨天,北京疾控中心表示
如果没有必须的情况
建议留学生先不要回国

与此同时各大航空公司
纷纷取消了多条欧美回国航线
留学生们的回国之路又变得漫长了




回复关键词【
回国
】给你看看是怎么回事




如今北美地区的疫情已经进入快速增长期,
但由于微信公众号每天只能推送一次,


为了让大家能及时获得最新的疫情信息,
你可以下载 留学生日报 App,实时获取。


如果有突发新闻也可以第一时间获得推送。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这月初,中青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停止妖魔化外国抗疫,国人“世界观”别被营销号毁了》的文章,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文章的作者曹林算是中青报的资深编辑。在他笔下,国内一些自媒体刻意渲染了国外的抗疫形势,不去呈现其他国家正面的抗疫努力,反而极尽“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