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每日房地产简报 | 在澳洲,爸妈为了喊你买房 快成了“第五大银行”了!

旗下资产估值是市值的3倍?这家初级矿业公司的向上空间十足

免责声明:本文仅为财经资讯信息,仅供参考,不产生任何交易建议,AFN平台不承担任何交易损失,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昨日市场概况   澳大利亚股市3月5日周四跟随美股大涨,基准指数ASX200当日上涨70.3点,或1.11%,至6,395.7点,但澳股的表现没有美股那


悉尼CBD拟放宽楼层限制,导致中央车站格格不入

按照新的规划提案,悉尼中央商务区南端可以建造高达206米的建筑。为科技巨头Atlassian设计、39层高的塔楼就是一个典型代表。由此也引起了当地不少人士的担忧。因为地标性建筑中央火车站也不过75米,这样的规划不仅会造成中央火车站看起来别扭,也让新建显得格外突兀。据悉,当地政府正在对中央商务区24公顷的地方进行重建,重建项目名称为“西部门户(western gateway)”,波及范围从火车站一直延伸至克利夫兰(Cleveland)大街。铁路西部边缘的区域需要重新规划分区,以便针对技术公司和初创企业进行重新开发。软件巨头Atlassian计划在当地建造一座高达180米的塔楼作为总部,塔楼将包括39层。酒店运营商YHA将租赁其中五层,提供500张床位。尽管该地区的重建得到了大力支持,但是,政府上调楼高限制至206米的提议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即附近的新高楼将“淹没”中央火车站。澳大利亚国家信托(National Trust)指出,新的层高规划“完全与周围建筑不搭”。在向规划部提交的一份文件中,该信托指出:“没有任何设计指导原则或城市设计规定支持这么做。整个悉尼目前也只有九座高200米以上的塔楼,并且都不在该地区。”


泰国富商1.08亿购得悉尼市中心Vibe酒店

泰国富商家族Savetsomphob斥资1.08亿澳币买下了悉尼达令港Vibe高档酒店(Vibe Darling Harbour Sydney)。这笔交易也是澳大利亚年内迄今的最大一笔酒店交易。酒店位于唐人街Sussex 大街319-325号,拥有145间客房,于去年7月开业,8月挂牌出售时报价已经超过1亿澳元。该酒店由澳大利亚本土公司Icon Oceania开发,内设酒吧和屋顶恒温泳池。Icon Oceania于2016年2135万澳币的价格买下了这处地块,并和酒店运营商TFE Hotel签署协议,酒店冠名Vibe品牌。产权记录显示,酒店的新东家为资产管理公司Serentity Asset Sussex。这家资产管理公司属于Sino-Pacific Trading位于澳大利亚的子公司。说起Sino-Pacific Trading,很多人可能都不陌生,他是泰国最大的食品进出口公司之一,由富商家族Savetsomphob持有。仲量联行(JLL)的安德鲁·兰斯福德(Andrew Langsford)和克雷格·柯林斯(Craig Collins)负责Vibe酒店的代理出售。两人表示称:“本次销售引了全球投资者的极大兴趣,尤其是东南亚地区的投资者。”


联实集团(Lendlease)成为新州16亿地产基金管理机构

全球地产开发商和投资商联实集团(Lendlease)取代Dexus成为新州政府16亿地产投资基金的管理机构。新州公共部门的投资和财务管理合作伙伴TCorp于周三表示,Lendlease资金管理业务部门已被任命就国内多元化直接房地产投资组合提供建议。Lendlease基金管理董事总经理斯科特·莫斯利(Scott Mosley)表示,TCorp将成为集团在零售、办公和工业地产领域的战略合作伙伴。TCorp管理着1,080亿澳元的资金,是澳大利亚前十大投资管理公司。同时,TCorp也是新州的中央借贷管理机构,资产负债表规模为820亿澳元。这项基金曾由澳大利亚上市地产基金Dexus管理近30年,后者表示将从6月30日停止管理任务。


大摩剥离墨尔本物业,一处亏本,一处盈利

摩根大通(JP Morgan)拟剥离旗下位于墨尔本的一处购物中心和一处写字楼。其中,购物中心位于墨尔本市中心的柯林斯街(Collins),建筑面积为9000平方米。2016年11月,摩根大通从资产管理公司LaSalle Investment Management手中以2.47亿澳元的价格购得。受零售业不景气影响,该购物中心预期销售价格不到2亿澳元。另外一处写字楼则位于CBD边缘的南岸(Southbank),即Twenty8 Freshwater Place。摩根大通于2016年8月以2.86亿澳元的价格从由Frasers Property Australia和GPT Wholesale Office Fund手中购得。受益于墨尔本市中心写字楼空置率跌至历史新低,该塔楼现在整体价值至少为4亿澳元。摩根大通目前正在寻求出售大楼全部或半数股权,并已任命仲量联行(JLL)的利·墨尔本(Leigh Melbourne)和尼克·拉斯格伯(Nick Rathgeber)代理出售。这座A级办公楼高25层,租户包括大型机构CPA,MMG和WSP等。Rathgeber表示,鉴于墨尔本市场现有的优质写字楼资产短缺,收益率上限不超过5%。


澳洲工业地产巨头Goodman遭高盛沽空

市场因新冠一片混乱,身家缩水的亿万富翁在做什么?

共1225字|预计阅读时长2分钟 一项最新的研究显示,受新冠病毒影响,澳大利亚股市连续多日暴跌,导致当地的超级富豪日损超5亿澳币。   据悉,相比澳大利亚股市在2月20日的峰值,“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富豪榜成员财富蒸发了超过53亿澳元。   矿业大亨

澳大利亚工业物流地产巨头嘉民集团(Goodman Group)遭到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的降级,原因是担心新冠疫情会对Goodman亚洲业务造成破坏。目前,Goodman是澳大利亚最有价值的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也是参与全球地产市场的成功典范,管理总资产接近500亿澳元。高盛将Goodman的股票评级从“中性”降至“卖出”。在一份报告中,高盛股票分析师指出,尽管Goodman结构性需求驱动因素(电子商务和供应链的现代化)完好无损。但是,新冠疫情会破坏Goodman的业务,继而导致2020和21财年每股收益下降。分析师说:“我们还认为,整个资产市场的宏观不确定性和价格波动将导致资金面决策的延期,例如有关租户的预付款以及合伙人的新增投资承诺等。”目前,亚洲业务占Goodman正在进行项目的42%。早些时候,摩根大通(JPMorgan)以同样的理由沽空另一商业地产基金Charter Hall,导致后者股价一度下跌超过6%。


澳大利亚“爸妈银行”贷款飙升至920亿

澳大利亚30%的父母会把钱借给他们的孩子,或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担保进行购房,即所谓的“爸妈银行(Bank of Mum and Dad)。根据mozo.com.au网站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爸妈银行”的贷款增长了41%,房贷总额高达920亿澳元。对于许多苦苦挣扎的年轻首次置业者来说,“爸妈银行”提供的贷款是其他贷款机构所无法企及的。数据显示,59%的父母并不指望子女偿还这笔款项。在过去25年里,澳大利亚房价飙升了395%。因此,对于对年轻一代来说,买房所带来的挑战无疑是巨大的。因此,爸妈银行也成为了当地住房市场一个日益重要的参与者。Mozo董事 Kirsty Lamont表示:“目前,买房的成本是一个普通家庭年收入的7.2倍,而在25年前,这个数字为1.6倍。”研究发现,爸妈银行的贷款总额已从2017年的653亿澳元上升到923亿澳元。在接受Mozo调查的父母中,近一半的人表示,他们正在削减开支或推迟退休,以便帮助自己的孩子能买房。统计数据显示,“爸妈银行”已俨然成为澳大利亚第五大银行,仅次于四大银行,即澳新银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和西太银行。


推荐阅读



05

03-2020

每日房地产简报 | 澳洲开始降息“发糖”了,房贷月供能省多少?


05

03-2020

二月住房市场出现八连涨,哄抢厕纸的恐慌能否终结房价涨幅?


04

03-2020

每日房地产简报 | 划算!悉尼和墨尔本房市轮动开始,房源激增超过60%


推广



觉得好看,点下它吧

新冠病毒或对澳中国留学生和华人产生巨大打击? 想要挽回损失还得靠“它”!

据澳专家评论, 冠状病毒的爆发或将成为 澳大利亚历史上国际教育产业的最大干扰! 据估计,因澳洲旅行禁令的进一步延长,今年有超过10万名学生滞留在中国,他们原本打算到澳大利亚学习。随着每一天的过去,他们不太可能在学年开始时准时到达。这会令大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