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注意!疫情之下的另一场“天灾”还未结束,存在入侵中国风险

据近日国家林草局发布的一则紧急通知,有关蝗灾的新闻又重回大众视线。

在原题为《关于切实做好2020年沙漠蝗相关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的文中显示:

 

近日,沙漠蝗已从东非蔓延至印度和巴基斯坦,我国也面临着沙漠蝗侵入的风险。

 

为有效应对蝗灾防控入侵,国家林草局下达了对相关部门的系列工作通知。

 

这场始于非洲的沙漠蝗灾,由于发生范围广、危害损失重、趋势发展快,在2020年初就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2020年2月11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向全球发布了沙漠蝗灾害预警。

 

当下4000亿只蝗虫正在席卷东非中东和印度巴基斯坦,东非蝗灾将对多国粮食产出造成毁灭性打击。

 

据FAO判断,此次蝗灾由于初期控制不力,可能会延续到2020年6月,届时蝗群规模可能增长至当前的500倍

经专家研判,如果气候条件适宜,此次发生的沙漠蝗存在从巴基斯坦和印度直接侵入西藏,或者经缅甸侵入云南,或者经哈萨克斯坦侵入新疆的风险。

图源:国家林草局官网

这场蝗灾已经让世界部分地区造成了一场严重的粮食危机。

根据联合国现阶段不完全统计,造成东非地区2360万人陷入粮食饥荒,其中,仅在埃塞俄比亚就有840万人需要粮食援助。

而蝗虫在我国草原地区也广泛分布,我国平均每年发生草原蝗灾面积1.5亿亩,最高年份达到3亿亩。

尽管有喜马拉雅山作为印度和巴基斯坦蝗虫入侵我国的“天然屏障”,但沙漠蝗繁衍发展迅猛,如今已成群结队出现在印巴边境的大片农田上。

所到之处植被皆毁,势头不容小觑。

图源:bloomberg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气候变化和肆虐埃塞俄比亚和东非的蝗灾存在联系。

 

温暖的海洋意味着更多的气旋为蝗虫提供了完美的繁殖地。如今,蝗群规模堪比城市,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

 

随着东非地区去年10-12月40年来雨量最多的雨季,造成该地区蝗虫大量繁殖。

 

蝗灾由此蔓延开来,接连摧毁了多国农业,以至于印度和巴基斯坦也难逃其害。

 

非洲国家从去年9月至今年1月以来受蝗灾影响面积

近年来,非洲农民一直在与破坏性的害虫攻击作斗争。对于粮食安全岌岌可危的地区而言,沙漠蝗虫可能是最危险的。

粮农组织蝗虫预测专家KeithCressman“仅仅一个蝗虫群,如果它在早上进入农民的田地,到中午它就吃掉了整片田地。”

 

农民的全部生计在顷刻之间就能被蝗虫啃噬的一干二净。

 

蝗虫一边吞噬着农作物,一边大量繁衍。

平均每只雌性蝗虫能产150颗卵。有数据统计,在印度,蝗虫第一次繁殖使数量增加了20倍,第二次上升400倍,第三次是16000倍……繁殖速度惊人。

更可怕的是蝗虫群可长距离迁移,这也是蝗灾蔓延迅速的关键原因。

 

非洲农民在田地里驱逐蝗虫,图源:bloomberg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沙漠蝗群每平方公里约有4000万到8000万成虫,每天飞行150公里。

 

随着新一代蝗虫的繁殖,蝗虫的数量呈指数增长。

 

并且蝗虫食量逆天,食量达到体量的一倍以上。

 

一平方公里蝗虫(4000万只蝗虫)一天吃掉的食物量相当于约3.5万人的食量

非洲蝗灾的传播趋势图,图源:bloomberg

由于印度蝗灾频发,2019年非洲大批次蝗虫还未进入印度的时候,当地政府就开始了预防行动。

一旦追踪到蝗虫产卵,就会喷上杀虫剂,在一定程度上防治了蝗灾在印度的蔓延,但相应农作物也有所受损。

 

荒唐!美国CDC误放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市长怒了:不可接受!

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 当地时间3月1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 错误地漏放了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的一名疑似新冠病毒感染者, 该患者后来被证实COVID-19病毒检测呈阳性,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由于患者在脱离隔离状态时与他人有过接触,当地

尽管如此,越境进入印度的蝗虫还是破坏了与巴基斯坦接壤的西北部各州的农作物。

 

印度政府预警称,今年6月可能出现更为严重的蝗灾。

 

而受此次蝗灾影响更严重的是巴基斯坦。

 

今年1月31日巴基斯坦就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抗击蝗虫的袭击。

 

据悉,巴基斯坦已在121,400公顷的土地上采取了保护措施,并在20,000公顷的土地上进行了空中喷药。

 

中国作为与巴基斯坦和印度国土接壤的国家,处境危险。

 

其实说起治理蝗灾,我国还是有些经验的。

蝗情起初传到中国的时候,广大网友就集思广益,放话要把中国的鸡鸭派去友国帮着治理蝗灾。

 

就在前几天,一则我国派十万鸭军助巴基斯坦治蝗的视频还传遍了网络。

 

视频称根据巴方需求,中国政府不但已派出蝗灾防治工作组去帮助巴友,随后,还将派遣10万鸭军出征灭蝗。

虽然鸭子火了,但实际上,它们却并没去成巴基斯坦。

中国蝗灾防治工作组回应称:从目前情况来看,在巴基斯坦不适合以鸭子捕食蝗虫的方法。

中国虽自古就有牧鸭治蝗,但效果有限。用鸭子来治理蝗虫是一些国内专家做的探索性课题,暂时没有进入政府援助方案。

 

这才把鸭子从热搜上拉了下来。

但在2000年5月的新疆蝗灾之地,“赶鸭子上架”这招确实曾起到非凡的效用。

由于哈萨克斯坦的蝗虫经常越境而来,我国新疆西部时常受到蝗灾侵扰。

当年新疆北部发生了特大蝗灾。受蝗灾影响总面积为3005万亩,其中重度灾害面积近1600万亩。

更糟的是,由于当时还未到蝗虫卵的孵化盛期,受灾面积还会继续扩大,预计将达到4000万亩。

农药灭蝗虽然成本低效果快,却往往将蝗虫的天敌也一并杀死,破坏环境和生物链,随着蝗虫抗药性的增强,造成用药增加的恶性循环。

于是,兴起了更环保的灭蝗手段——生物灭蝗。

 

刚开始是赶鸡上架,几次下来发现鸡的抗灾抗疫能力太差,每年灭蝗少说也要损失10%。

而鸭子相较之下,灭蝗能力和抗病能力都超过鸡,且损耗不足5%。

于是便有了鸭子灭蝗的累累战果,甚至灭蝗鸭还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

但派遣大批鸭子治蝗还需要因地制宜。鸭子喜水,需要在傍水的地方才好尽情捕食蝗虫,而巴基斯坦的沙漠地区温度非常高。

而且鸭子体力有限,效果也有限。综合来看,这个方法并不适用于巴基斯坦当前的蝗情。

 

 

据悉,我国已拨款14亿元用于害虫的防控。

尽管沙漠蝗侵入我国境内成灾的风险较低,但一旦侵入,将面临发生规律未知、监测技术缺乏、防控困难等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影响粮食生产和农民的生计。

虽然喜马拉雅山是中国大陆与南亚之间的一道屏障,但也有农业分析师表示,这些蝗虫仍然可以通过中南半岛向内陆进入云南和广西,从而影响我们的农业。

 

在此情境下,任何潜在威胁都不应掉以轻心。

 

图源:英国每日邮报

沙漠蝗虫是地球上最古老、最具破坏性的害虫之一。如果虫害继续扩大,或将影响十亿人口。

为了缓解粮食安全问题,联合国粮农组织已发起一项7600万美元的筹款呼吁控制蝗灾,但目前为止只筹集到2000万美元。

官员们警告说,蝗群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这是在与时间赛跑。

对于大环境来说,蝗灾防控仍然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