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澳洲山火再起,救灾飞机坠毁,3名美国援澳人员牺牲!6名前线志愿者重伤,新州居民千万警惕大火蔓延!


生活在多灾多难的澳洲



小编每日都要“三省吾身”:



大火灭了么?
大火灭了么?
大火灭了么?


火灾无情。

澳洲山火已经连绵烧了几个月了,

无数土地烧毁,生灵惨死,民不聊生。


火场一片惨相。




但也正是在这种危急紧要关头,

更让我们感受到人间的温暖与关怀。



人间有爱。


无数的消防员、志愿者们都一直恪尽职守,


为抗火救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根据美国与澳大利亚两国之间的长期协议,

美方已派出了159名消防员为援救澳洲山火。


为国际友谊点赞!

两周前美国又新派约100名消防员赴澳,

消防员们抵达悉尼机场时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


 


然而澳洲火势太猛,


令人遗憾的事还是发生了:


一个经验丰富的美国消防机组

在针对丛林大火执行了130次水炸弹飞行任务后,
不幸飞机失事,机组三人全部丧生

本周四,大约下午1:45左右,


C-130 Hercules, Zeus号飞机与地面失去联系


随后在新州Peak View附近的撞击中爆炸。



消防队长盛赞:


他们在太平洋两岸都有数十年的经验
是“杰出的”和备受尊敬的专业人员

这种消防飞行极为严苛甚至可怕,

对飞行员的技术、经验与心理素质都有极高要求。

需要在阵风中精确地操纵离地面只有几十米的距离,

而火场空气中还时刻弥漫着浓烟。


该机组于11月5日抵达澳大利亚


此后从塔斯马尼亚州向新南威尔士州

倾泻了200万升的水和阻燃剂,

每天飞行多达8次。



本周四,下午12时05分



该机组在40度的天气从悉尼郊区的Richmond RAAF基地出发


预计进行为时2小时的飞行


将15000升水喷洒到25,000公顷的巨型火场

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美国副总统Mike Pence向这三名遇难者的家属表示慰问。

他在推特上说:“Karen和我向昨天在战胜可怕的丛林大火时死于澳大利亚的三名勇敢的美国消防员的家人致以深切的哀悼。”

“我们的国家将永远怀念那些
在尽职帮助他人中失去的人们。”


新南威尔士州农村消防局局长 Shane Fitzsimmons说:


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坠机的原因,
调查人员正在研究所有可能性,
包括试图排除可能影响整个机队的燃油问题。

这种导致机组人员丧生的坠机事故,


2002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北部发生过一次,


当时是由于那架C-130的机翼掉落了。




飞机专家认为,

除非飞机出现机械故障,

否则有三种方法可以将飞机救下。


不过当时的环境确实足够恶劣:

温度超过40摄氏度,狂风猛烈。

而且驾驶水炸弹飞机的疲劳程度也比乘坐客机高出七倍。

这架已有数十年历史的飞机可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以至于它超负荷崩溃而无法继续飞行。


也可能是来自下面火势的热量
造成了太多的动荡,


飞行员失去了对飞机的控制。


他们也可能离得太近,
在浓浓的烟雾中变得迷失方向,


以至于猛烈地摔倒在地。


但真正确切的原因还在调查中,真相尚未可知。



坠机事故后,


美国消防公司Coulsons将大型空中加油机停飞,


这既是标准的预防措施,


也是对伤亡者的尊重的标志。


Fitzsimmons专员说,

这次事故是对与消防相关的固有风险的


一次令人震惊和发人深省的提醒,

我们在火灾季太常看到这种情况了。

“我们的心情与所有遭受苦难的人一样,
我们失去了三名杰出的,受人尊敬的机组成员,
他们付出了数十年的生命来开展消防工作。
我们对他们的罹难感到心痛惋惜。”


Fitzsimmons专员说,


救援人员在能见度极差的火与烟中奋战了数小时,


为了能找到飞机的残骸。


“不幸的是,由于Snowy Monaro地区的空难,


似乎没有发现幸存者。”




美国大使Arthur Culvahouse说:


“我们今天收到的悲惨消息使我深感悲伤。”

在Snowy Monaro附近英勇就义的美国人,


是在危难关头援助澳大利亚而光荣牺牲的。

“我们会一直为英雄的家人和朋友们考虑与祈祷。


感谢澳大利亚的同情与团结。”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Marise Payne也表示了自己的遗憾与哀思,


“我们向逝者的至亲好友表示敬意。
他们在帮助澳大利亚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家乡,
这体现了我们两国之间深厚的友谊。” 






Payne向美国大使转达了澳大利亚的慰问,


‍“感谢这三位,

以及来自澳大利亚和世界各地的所有勇敢的消防员。

您的服务和贡献是非凡的。

我们永远感激不尽。”



除了这三位英勇捐躯的消防飞行员英雄,

还有其他无数的消防员、志愿者也在奉献自我


不计辛劳地奋斗在抗灾前线,

甚至也不乏有人意外受伤。


一艘运水车在新南威尔士州南部不慎翻车后,

六名志愿消防员受伤。


事件发生时,工作人员正在与Clyde Mountain大火作斗争。

RFS的一位女发言人说,


他们被怀疑患有脊椎受伤而被送往医院。


三名志愿者已经出院,其余的有望在周五下午释放。


所幸,事故并不严重。


愿伤者早日康复!

新南威尔士州州长Glad
ys Berejiklian也向伤者家属表示慰问。

她说:“我们的心与受伤的家人和亲人同在,


也与那些因近期事故而受到影响的所有人同在。”

“我们没法一一感谢所有的英雄,

但尽管条件十分有限,


他们仍然继续冒着安全风险保护他人的生命和财产。”




消防处说,该地区仍然是活跃的火场,


许多消防人员目前正在努力控制和解决火灾。

Fitzsimmons专员说:


我们在新南威尔士州仍然有超过80场大火燃烧,


其中一半没有被扑灭。”

坠毁的C-130所面对是一个巨大达到240,000公顷的火焰地狱,

有多个丛林大火连在一起。


危险失控的火灾从南部的Bega到北部的Jinden蔓延,


并向十多个城镇发出了紧急警告。


来不及避难的地区包括Bumbo,Eurobodalla,Bodalla,Wallaga Lake,Akolele,Bermagui,Coolagolite,以及Moruya和Tuross Head之间的所有区域。

Tilba and Mystery Bay, Dignams Creek, 和 West Narooma 的居民被督促立即逃离。


这场大火甚至可能与北部沿海城市Batemans Bay
周围的另一场危险的98,000公顷大火相连。

Moruya, West Moruya, Mogendoura 和 Wamban的居民被警告,
他们面临严重危险,需要保护自己免受大火的袭击。

从Moruya逃离到Tuross Head,Bumbo,Bodalla和Eurobodalla的地区也为时已晚。



RFS说,由于强风,水炸弹飞机将无法协助扑灭火焰
——这也使大火更加危险。

该地区发生的其他大火还包括堪培拉机场附近的一处危房,


包括新南威尔士州的Mount Durrah,Rocky Hall和Stoves Road,


以及ACT的Beard,Oaks Estate和West Queanbeyan。



居民们一直保持警惕,并被警告撤离。


自星期三下午以来,大火已引发了几次紧急警告。

由于恶劣的情形,堪培拉机场已经关闭,没有航班进出。


同时,Box Hill和Nelson的大火距离悉尼CBD仅40公里,


并且仍处于监视和备战状态。

Hills地区的居民被告知,


对房屋的威胁仍在增加,要保持警惕。


澳大利亚整个东海岸连续几天降雨之后,

气温开始回升,



新州东南部的破坏性大风也使火灾危险增加。





星期四,新南威尔士州出现极端气温,大风煽风点火。


悉尼西部的彭里斯(Penrith)和里士满(Richmond)以及内陆的库恩布尔(Coonamble)和布尔克(Bourke)的温度均达到42°C。


当局认为,他们已经在下午5点前抵御了最严重的丛林大火威胁。


州长Gladys Berejiklian对记者说:


“我们有信心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天气状况会有所缓解,

希望除了紧急情况下的火灾以外,

我们不会再有其他担忧了。




借助高温与大风,


新起的大火又开始无情肆虐,


但在消防员与大家的众志成城之下,


我们有信心面对接下来的情况!


最后,再一次向抗火救灾的英雄们致敬!


祝愿山火能早日扑灭!一切太平!




来源:DAILY MAIL;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编辑:Isaac





对于在墨尔本的朋友们

我们还有8个互助号

能帮你解决

脱单 求租出租 找工作

扫码关注

墨尔本青年俱乐部

来体验这些功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