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英文媒体:澳洲不关校为了儿童得病“全民免疫”?!数所学校今现确诊病例!

Last updated on 三月 20, 2020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愈演愈烈,许多国家都陷入了艰难的“抗疫”中去,并为此采取了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措施。

比如,英国宣布放弃了所谓的“群体免疫策略”,实施“压制”策略因为根据英国帝国理工大学数据模型显示,“群体免疫”措施可能致使英国死亡病例超过26万人。

于是英国首相宣布:所有中小学校都将于3月20日紧急关闭,但医护人员表、急救人员等重要行业的孩子以及弱势家庭的孩子依旧可以得到学校的照顾,可以免费获得学校早餐和午餐……

还采取了一系列压制措施,比如家中刚出现咳嗽或者发烧全家人都要隔离14天;任何人都禁止走亲访友等等。

然而有媒体指责: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宣布,将对所有来澳的非居民和非公民实施入境禁令。该禁令将于周五晚9点生效。

“我们认为,有必要采取进一步措施,确保我们现在不再允许任何人(除非他们是公民、居民或直系亲属)(进入澳大利亚)。” 

“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我们在澳大利亚发现的新冠病例中,大约80%是由于有人在海外感染了这种病毒,或者是有人与从海外回来的人有过直接接触。所以,澳大利亚绝大多数病例是输入性的。”

莫里森总理表示,在澳航宣布将在3月底停飞所有国际航班后,政府正与澳航合作维持部分国际航班,以帮助澳大利亚人回国。

但现在问题是:新州、维州、南澳、昆州等地区已经出现了众多社区传染病例,全澳确诊病例也已经突破了710例

  • 新州:307

  • 维州:150

  • 昆州:144

  • 南澳:52

  • 西澳:42

  • 塔州:10

  • 首都领地:4

  • 北领地:1

是不是早一点采取这样的措施会更好点呢?

就在这紧要关头,澳洲政府依然坚持不关校,总理竟然用资金拨款做筹码,逼迫那些希望关校的天主教学校和私立学校正常开门!(详情点击-都来评理!关校就停止拨款!澳洲总理“威胁”私校和天主教学校要正常开放!)

许多人都在纳闷澳洲为什么不关闭学校呢?

墨尔本大学的一名专家称,让小孩去上学,并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可以降低感染率!

这种有争议的方法被称为群体免疫。他们认为一旦从病毒中获得了免疫力,那么高危人群就可以免受感染。

这难道是要步英国的下场吗?



澳洲又有多所学校中招,竟不关校



墨尔本公立小学Middle Park Primary School 因为1名学生家长确诊,已经于今天关校。至少关闭24小时。

它成为了维州第二所关闭的公立小学!

学校仍然未宣布重新开放时间。
与此同时,墨尔本内西区的两所小学
Kensington Primary School和Newport Gardens Primary School 分别有家长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然而,学生
家长却被告知,根据卫生公共服务部门(DHHS)的建议,学校将保持开放。
Kensington Primary School的家长被告知:“根据”DHHS给出的建议,
我们学校没有必要关闭,员工或者学生无需采取任何进一步的预防措施。”
“我们鼓励所有学生和教职工正常升学,并鼓励社区在这段时间内相互支持。”
除此之外,西澳也有两所学校被曝有人确诊后,仍然正常开放!
它们分别是Mount Claremont 地区的
John XXIII College和North Cottesloe Primary School都有学生家长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仍然正常
开放!
悉尼
St Catherine’s School
一名12年级学生家长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这名家长从国外回来后就进行了自我隔离。
家长确诊后通知了学校,这名学生也离开学校,学校表示学生离开时并没有任何症状!
备注,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关校名单”,即可获得最新消息



学校卫生物资短缺,教师忧心忡忡



除了不断有学校中招之后,许多学校尤其是公立学校除了难以实现社交疏远政策之外,受恐慌性抢购和囤货行为带来的冲击,还面临着卫生纸、肥皂、洗手液和清洁用品短缺问题。

这周,维州的Footscray High School要求学校员工和学生家长自带洗手液,因为学校储存的洗手液几乎没有了。

维州校长协会主席Anne-Maree Kliman说,一位校长反映自己不得不离开学校,从供应商那里采购更多的物资。

新州学校也出现了肥皂、卫生纸、纸巾和洗手液短期的问题。一些学校甚至没有肥皂分离器。

而世卫组织表示,手部卫生是避免有害病毒传播和重要的预防措施。

澳大利亚教育联盟主席 Correna Haythorpe 说,卫生用品的供应成为学校和教育部门合作应对新冠危机的首要任务。

“一些学校正在经历物资短缺问题,这给试图管理学生需求的员工带来了额外压力,同时他们也在努力实施社交疏远建议,确保学生安全。”

除此之外,澳大利亚教育联盟写信给总理,呼吁为学校增加资源,强调教师的健康必须得到保护,学校需要足够的资源来切实实施卫生和社交疏远方面的建议

“比如要求教师和学生保持1.5米的距离,这在全国大多数公共教育机构基本上不仅能实现的。”

他们要求当局说明如何在所有公共教育机构保持开放的情况下,将工作人员和学生面临的风险降至最低。

事实上根据一项数据显示,老师/儿童保育工作者与医护人员、司机、理发师、收银员、美容/美甲师、普通通勤者成为最容易遭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职业

全澳教师平均年龄为42岁,而30%的教师年龄在50岁以上。

全澳11%的哮喘者,约有3万名是教师。

如果学校继续开放,他们的健康该如何保全呢?

有老师抱怨:“政府为了让护士们继续工作而牺牲了我们!”

小学校长协会主席Phil Seymour也表示,许多老师都有同感。

“我听到有人说,我们为了其他人而成为了政府牺牲的羔羊。”



流行病专家揭不关校的原因



既然家长、老师以及部分专家都呼吁关闭学校,为什么澳洲政府就是坚持不关校呢?

除了经济考量之外,有科学家称,允许儿童上学并感染新型冠病毒可以降低感染率,有效控制传播,并最终保护那些最危险的人-老年人。

墨尔本大学著名的流行病学家 John Matthews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种合理的选择,可能会带来更广泛的好处。

他说,首先,由于儿童感染后症状非常轻微,他们会传播更微小剂量的病毒给父母和祖父母,但症状会更轻。

这甚至意味着家里的成年人,尤其是年老者,可能成为学校保持开放的主要受益群体。”

政府官员,包括总理Scott Morison、首席医疗官Brendan Murphy和副首席医疗官Paul Kelly,都暗示了群体免疫,并将其与学校保持开放联系了起来

而如今,英国都放弃这一荒谬政策了,澳洲还要坚持吗?

就像输入病例逐渐增多,社区出现了人传人之后,才宣布对向全世界关闭边境一样,为什么当局防疫措施总是慢一步呢?

难道只有当所有学校都出现了确诊病例以后,当局才会下令关闭学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