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那场死亡近1亿人的流感,西班牙为美国人背了122年的锅

Last updated on 三月 16, 2020

一个月前,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集中爆发,随后全国各地都出现确诊和疑似病例。

WHO对中国发布紧急事态,随后多国对中国施行入境封锁。

病毒来源一度被认为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中的野味“蝙蝠”,而中国人也被世界认为是“罪魁祸首”。

 

随着,国际媒体的互相攻讦指责,中国人在海外受到歧视和伤害事件频发。

 

“疾病污名化”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事实。

 

弄清病毒的来源,已经不是医学上的考量,而是逐渐演变成人性上的缠斗。

 

钟南山院士在最新的媒体讲话中透露:

 

中国或许不是新冠病毒的来源地,来源另有其人。

 

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却不认同病毒来自国外这种说法。


关于“零号病人”,张文宏不做任何猜测只重视证据。

我们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的进化来源属于蝙蝠冠状病毒,这次病毒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是同一科,因此2003年SARS的临床表现非常类似。
既然已经确定病毒来源是蝙蝠,它从海鲜市场被带到人间,还是从其它省份县城被带来,有意义吗?


科普有两种,一种是告诉你真实的东西,另一种是把你带到沟里。
前阵子,台湾媒体对新冠病毒的解读就属于后者,彻底挑起了国内外网友的喧嚣。

台湾媒体在节目中解读了一篇关于新冠疫情的论文,解读后发现——

在中国发现的病毒家族是C族,但在美国发现的是A族。

通过基因测序定辈分,发现A族是原始族群,C族是其衍生变异病毒族群。

于是,有人就联想到今年美国的流感,上万人感染,这会不会就是新冠病毒?

有无数人开始相信媒体上的结论,于是将源头指向美国。

 

首先,这个结论只是台媒对论文的刻意解读,缺乏合理依据。

 

在流行病学上,美国现有的全部5个病毒株群全是武汉旅行史,或接触过武汉旅行史的人。

 

武汉存在的问题是样本太不客观。

 

武汉的样本收集局限于2019年12月24日到2020年1月5日。

 

 

当地对于疫情的排查集中在了华南海鲜市场,而样本来自几家定点医院。

 

换句话说,样本不具备统计学上的“无偏性”。

 

实际上,根据美国和广东的病例,可以推测出,武汉本地存在更古老的单倍型病毒H13和H38。

 

 

想要追寻病毒的根源究竟在哪里,需要进行更广泛的基因测序,目前样本显然不足。

那些说病毒是从美国来的报道,无一都是轻信了台媒的报道。

只有弄清病毒来源和成因,才能消除病毒所带来的“污名化”。

 

 

不得不说,尽管人类一直在避免重蹈复辙,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世界媒体对新冠肺炎的报道中,都陷入了一种对疾病的“污名化”运动中。

《华尔街日报》:中国人是真正的东亚病夫?

 

澳洲每日邮报》:中国孩子呆在家里

《纽约时报》:武汉病毒

要知道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宣布:

 

不允许用地名来对新疾病命名。

 

一切都源于122年前,从美国传出的流感,世界叫它“西班牙流感”叫了一百年。

 

而西班牙人为了消除这个恶名,也斗争了近一个世纪。

这也是为什么,WHO将新冠病毒命名为2019-nCoV,而不是武汉肺炎的原因。

1918年,3月11日,一名正在美国本地训练的士兵生病了。

出现发热、咳嗽、浑身酸痛等一系列症状。

在上世纪的医学的认知中,还无法立刻判定这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流感。

这位被载入史册的“零号病人”,正要准备前往欧洲战场,参加一战。



由于是在军队生活,美军周围有圈养活猪的习惯,猪比人类更容易从家禽身上染上病毒。

科学家猜测,病毒最开始可能出现在猪身上,后来密切接触才传染到人身上。

最终,形成了1918年的“大流感”。
“零号病人”出现短短几天,该营地就出现了500多名感染者。
又过了几天,纽约皇后区都出现了确诊病例。

1918年10月是美国整个流感大流行中最致命的一个月,在费城,一周内就有4597人死亡。

感染西班牙流感的美国堪萨斯州士兵拥挤在医院病房里

当时,欧洲大陆正在经历一场战争。


1918年3月,8.4万美军被运到了法国,在随后的数月中,源源不断的美军陆续抵达欧洲战场。

美军不光带来了惊人的战斗力,也带来了“致命病毒”。

仅一个月过后,病毒迅速在军队中扩散。


但大家都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怎么能让区区感冒影响战争的胜利?

于是,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流感迅速从军队传播到普通民众,但此时的流感致死率并不高,只会瓦解士兵的战斗力。

起初,美国将病毒带给了法国,法国士兵患病治愈后,拥有了抵抗力。

德国军队后染上了病毒,在“痊愈”的法国士兵面前溃不成军。

德国也因为疫情的原因加速了“灭亡”。

但这个从美国大陆进入到欧洲大陆的“流感”才刚刚开始。


在传播的过程中,病毒在人体中发生了变异,成为了“超级病毒”。

1918年8月,在一战就要结束之际,欧洲各国都爆发了大规模疫情。

这次流感起源于美国,但却被称作“西班牙流感”,西班牙背了一个世纪的骂名,也反抗了一个世纪。

但最终因话语权的旁落,世界只记住了“西班牙流感”,毫不在乎“美国病毒”。

这是为什么?

在一战期间,为了防止不利消息动摇军心,英法美德所有参战国都进行了严格的新闻管控。

这起疫情,一直是以感冒的方式进行报道,甚至被刻意隐瞒。

参战士兵都不清楚病毒的来历,普通民众更是毫不知情。
但就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加入战争的西班牙人不受管控,也不用报道战争。
每天就在更新自家的“疫情”。

很快,西班牙超过800万人感染流感的消息引起了世界轰动,全球媒体开始关注西班牙。

就这样,西班牙因为第一时间公开消息,第一时间披露疫情,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流感在一战结束之际卷土重来,进化成“超级病毒”。

这次,人类的抵抗力失效了。

首先是报道最严重的地区西班牙,成为了人间地狱,连国王阿方索三世都被传染。

变异后的病毒致死率极高,且死亡迅速。


这些人刚开始看上去只是患上了普通流感,送往医院的时候,迅速恶化成肺炎,几个小时就会死去。

死亡的时候,脸色铁青。


1918年流感最初没人重视,等到重视的时候为时已晚。

在第一波袭击之后,病毒消失一阵子,甚至英国医学杂志直接断言:

“流感已经完全消失了”。

但这一切像是海啸来临的前夜——

最初海水慢慢撤离海岸线,接着以压倒性的巨浪卷土重来。


当病毒再次袭来之时,人类毫无还手之力。

后经科学界几代研究,才发现——

西班牙流感极具侵略性,会诱发人体中“细胞因子风暴”,这是对身体免疫系统发出一种终极指令。

人体中的免疫系统一旦接受这个指令,会无差别杀死体内细胞。

最终,患者会呼吸衰竭而亡。

美国费城,当时人口几十万,六周内死亡1万2000人。

医疗资源短缺,无法再接受新的病人,很多患者被扔在外面等死。

各种谣言漫天飞,有人说是阴谋,有人说是生化武器…

甚至,在阿拉斯加有一个部落无一生还。

就在人类溃不成军快要被流感吞噬的时候,西班牙流感消失了。

流感消失的原因至今都是科学界的谜团。

一种猜测是——

1918年的流感病毒迅速突变为致命性较低的菌株。

病原体病毒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不那么致命,因为最致命的病毒往往随宿主已经死亡。


总之,在人类还没有真正战胜病毒的时候,它撤退了。

2013年,科学家陶本伯格想到了一个寻找病毒的方法。

阿拉斯加终年寒冷,冰雪覆盖,那里的冻土层下或许埋葬着一百年前死于流感的病人。

终于在那里弄清楚了病毒的根源——

人类现今所有的流感病毒都来自“禽类”。

在跟人类不断的接触中,有一部分病毒发生了变异,可以与人类长期生活,发生感染。

这部分病毒我们并不陌生,就是——

“季节性流感”。

它是生物界进化出的非常成功的病毒,而且每年都要变。

人类无时无刻不暴露在病毒之中,感染流感的风险一直存在。可能在饮水吃饭,看风景的时候,病毒就会入侵。


依靠病毒基因序列才能追踪病毒踪迹,这已经是科学界的共识。

判定一个病毒的来源,需要大量的实验和样本,今天新冠肺炎的样本远远不够。

122年前,西班牙人背了锅,所以我们更需要清楚疾病的污名化有多严重。


美国主持人在节目中要求中国人为这次新冠肺炎向世界道歉,就是证明。


在很多人的思维世界中,只有绝对的“对错”,无论想把脏水泼向谁,你就已经输了。

美国H1N1全球死亡人数超过28万,美国道歉了吗?

顺便说一下,中国和美国一样,那些抗疫不当的官员都深陷麻烦,他们辜负了民众。

正义会得到伸张,但这并不是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歧视和仇恨。

最后,中国武汉的冠状病毒不叫“中国病毒”;

甲型流感H1N1也不叫“美国病毒”。

无论它源自哪里,那里都不应该成为被世界厌弃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