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邪教大妈让韩国沦陷,这片揭露“新天地”真相!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影探

ID:ttyingtan

在与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韩国沦陷了。

截止2月27日下午4时,韩国累计确诊人数达到1766人,成为亚洲第二大疫区

为此,韩国把疫情预警从最初“关注”上调到最高级别“严重”,把大邱、庆北划为特别管控区,用最严格的封锁手段阻止疫情的扩散。

图片来自新华媒体创意工场

万万没想到的是,从最初的可控到如今的失控,真正主因竟然是一位来自大邱的61岁邪教大妈…

1月份底,大妈曾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去首尔的一家医院做过检查。

2月7日,她开始出现发冷、咳嗽、呼吸困难等不良症状,10日出现了38.8°C高烧不退的症状。

但是,考虑到近期没出过国,没有接触过疫区的患者,高烧不退的她没当回事儿。

当医生建议她做一做筛检新冠病毒的时候,她更是一口回绝。

在发病的这段日子里,她顶着高烧不适的身体继续出门逛街,聚会、去“新天地教会”做礼拜,啥事都没耽误。

直到2月17日,在当地扩大筛检范围之后,大妈被诊断为新冠肺炎患者。

据报道,她前前后后一共去了4次教会,最后一次在教会待了2个钟头,与460多名教徒一起做礼拜。

这个教会大约有9300名教徒,目前已追踪到4475人,其中544人感到不适。

因此,她正式成为韩国首例新冠病毒“超级传播者”,以一己之力让1000多人隔离

“超级传播者(英文,Super-spreader),一名具有极高传染性的带原者,其比正常带病者更容易传染他人,而导致疫症大规模爆发。

典型的超级传播通常符合80/20法则,即,大约20%的受感染者导致了80%的传播个案。”(维基百科)

央视新闻

邪教大妈变身“超级传播者”,不仅让韩国抗疫功亏一篑,更让全世界知道了“新天地教会”。

一时间,韩国民众将疫情失控归咎于“新天地”,超过50万人请愿政府解散取缔它

甚至还有媒体爆料,“新天地教会”在疫情期间,命令教徒生病了也不能缺席,更不能戴口罩,否则就是对神的大不敬

那么,这个邪味十足的“新天地教会”到底什么来头?

今天,我就推荐一部深藏5年、由CBS电台制作的8集纪录片,揭露了它的真面目。

《掉进“新天地”的人》

韩国人虔诚信教,地球人都知道。

因为信徒众多、社会政治混乱、经济萎靡不振等诸多原因,韩国滋生出一些自立门户的异端邪教。

它们大多数都披着基督教的外衣,例如,统一教、恩惠路派、摄理教、永生教、新天地…

其中,“新天地”是势力比较大的邪教之一,全球信徒大约有23万人

“新天地”教会标志、大楼

“新天地”成立于1984年,一直打着“传教”“和平”的幌子在全世界招摇撞骗。

它的教主,是一个叫李万熙的老头。

这个人非常喜欢造神,努力把自己包装成带着各种光环的神仙。

他自称是“王室的后代,作为光来到这个世界”,新天地是上帝的国度,而他正是上帝指派的牧师,由他亲自在人间创造新天地。

他还把自己形容为,耶稣的转世,拥有肉身不坏的本领。

对于这些吹嘘,信徒死心塌地地相信,并且认为《圣经》只有李万熙一个人才可以看懂

李万熙

为了享受这种众星捧月、至高无上的感觉,李万熙每隔4年给自己举办一个所谓的“世界宗教万国和平统一大会”,让遍布全球的信徒们都来朝拜他。

说白了,其实就是租借一个体育场,邀请各地区代表队排排队形、走走过场,花钱表演个节目,最后听他信口开河讲一番,再交一点会费。

此外,他还建立国际青年和平组织、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组织、世界女性和平组织等众多野鸡组织,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关怀世界、维护人权、爱好和平、保护女性权益的大善人。

世界宗教万国和平统一大会

不过,在虚伪的包装下,李万熙的“新天地”就露出了邪教的本性。

精神控制、敲诈勒索、诈骗敛财、恐怖威胁、猥亵女性,它的恶行罄竹难书。

在等级森严的“新天地”内部,男性骨干分子猥亵年轻女教徒的风气一直都存在。高层对这种丑陋违法行为却一直视而不见、包容放纵。

依靠信徒募捐,“新天地”敛财无数。投资各种产业,只为了让李万熙放纵挥霍。

新天地投资的项目

也许你会好奇,“新天地”作恶多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信徒呢?

其实,“新天地”对外一直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他们从来不揭露自己的身份,总是偷偷混进基督教会,趁机劝说基督信徒改信“新天地”。

然后再利用敲诈威胁、精神洗脑的方式,把新入教的人牢牢控制住。

对于这种行径,韩国基督教、英国、新西兰等国家已经宣布“新天地”是邪教,要求信徒警惕它的侵蚀。

在中国,由于它多次涉嫌非法活动,也早已经就被定为邪教,依法取缔。

揭露“新天地”危害家庭和社会、抹黑韩国教会的行径,让观众了解更多真相,是CBS电台的不懈追求。

《掉进“新天地”的人》这部纪录片除了揭露“新天地”虚伪造神、内部腐朽不堪的邪教本质之外,

还邀请了一些受害者、正在被“新天地”折磨的家庭现身说法,讲述曾经的经历,诉说内心的痛苦,试图拯救这些破碎的家庭。

当看到一个个破碎的家庭,一个个无法恢复的心灵创伤,一个个需要拯救的生命。

或许,许多民众都会感同身受,也会唤醒一些依旧沉迷于它的迷失者。

毕竟,唤醒真相比想象的要容易啊。

孝恩,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


从外表上看,她跟其他女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内向封闭、寡言少语了一点。

但是,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天地”信徒。

自从被同学以心理咨询为幌子忽悠进“新天地”之后,她与家人的关系就变得十分紧张。

在她的心中,新天地就是天国,不知道这个的全都是傻瓜

一开始,关于自己沉迷“新天地”的事情,她并没有告诉父母,只是一直藏着掖着。

直到父母发现真相的时候,她变得与其他狂热信徒一样,把父母视为撒旦魔鬼。

为了拯救孝恩,她的父母找到了《掉进“新天地”的人》节目组,希望节目组帮忙唤醒被洗脑的女儿,让她迷途知返,不再受到邪教的蛊惑。

现在,“新天地”早已经将目标瞄准了青少年、大学生

表面上说是学外语、玩塔罗牌算命、性格测试,暗地里则鼓动涉世未深的他们入教。

孝恩只是众多“新天地”受害学生中的一个例子,还有许多的年轻人正在遭受着“新天地”的剥削。

他们通常都会逃学辍学,甚至还会做出自残、自杀等偏激的行为。

新天地年轻信徒在机场活动

如果遇到一些不愿意入教的人,他们就用恐吓诅咒的方法,告诉他们,如果不入教,自己的父母会遭遇不幸。

一旦入教,他们再用洗脑的方式操控孩子们的心理,让其再也逃不出教会。

“新天地”洗脑

随着受害者越来越多,许多受害者的家长经常在“新天地”教会门前拉横幅、游行示威的方法,向“新天地”要人。

甚至,有的母亲为让自己的孩子回家,选择在新天地总部自杀。

令人遗憾的是,家庭悲剧不断上演,“新天地”依旧继续猖獗着。

“新天地”受害者自杀的母亲、游行的家属

曾在“新天地”担任教育长长达20年的申贤旭,在2006年从“新天地”退出。

如今,他只有一个工作——揭露“新天地”的各种谎言。

对于《掉进“新天地”的人》,他亲自出镜,揭露邪教的种种恶行,讲述曾经的迷失。

在他看来,做这些事情,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这部纪录片在揭露真相的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申贤旭

他曾对媒体爆料,每次“新天地”做礼拜,成千上百的信徒会密集地跪在一起,他们不能带口罩和太阳镜,听完布道就要大声唱赞美诗。

关于做礼拜的场景,外媒也揭露过。

“他们就像沙丁鱼一样挤在一起,一列列排得整整齐齐,每个人的膝盖都会碰到其他人的膝盖。

李万熙与教徒

更严重的是,“新天地”要求教徒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入教的事情从不跟亲朋好友说。

哪怕生病了也要继续做礼拜、拉人头,因为他们相信永生,生病、死亡是因为缺失虔诚的信仰

现在看来,“新天地”的隐藏密令是引发大邱新冠肺炎疫情超级传播的重要原因,更导致了韩国抗疫的失控。

李万熙

如今,韩国新增病例遍地扩散,其中与“新天地”有关的病例已经超过一大半,就连政府内部、韩国军队都未能幸免。

最讽刺的是,主管大邱新冠肺炎防疫的官员在被确诊感染之后才承认自己“新天地”教徒,直接导致50名同事自我隔离。

为了避免“新天地”再隐瞒下去,韩方一方面与其达成协议拿到了全体教徒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和住址;

另一方面,直奔总部去抄家,获取了第一手的教徒名单信息,多留一手准备。

一个邪教大妈发烧了还四处逛,直接让1000多人隔离观察,更让韩国防疫失控,这个事情很魔幻了。

更让我们感觉魔幻的是,一位韩国牧师惊世骇俗的言论。

“感染新冠肺炎也是一种爱国。

“我们感染得病死了也没有关系,我们的目的就是死。

“‘主’能治愈病毒,哈利路亚。

需要声明的是,这位金光勋牧师不是新天地教会成员,而是韩国教总联合会长,一位正八经的基督教牧师。

由他组织的光华门广场集会,丝毫不惧怕新冠肺炎,与2000名警察对峙,甚至还说将继续集会。

金光勋牧师

他是愚蠢吗?他是对宗教走火入魔了吗?

并不是。

他只是在为自己捞取政治利益,为保守派摇旗呐喊,丝毫不顾信徒们的死活。

他的这种行为与“新天地”愚弄信徒的本性差不多。

都坏透了。

金光勋牧师

在韩国疫情失控的紧急关头,我们看到了部分韩国民众还这么不当回事。

感同身受之后,我们会气愤,觉得他们愚蠢。

不过,气归气,笑归笑,还是需要警惕境外疫情的输入啊~

据新闻报道,韩国飞往中国各大城市的机票纷纷涨价,最高的甚至超过7000元。

为了应对韩国疫情,青岛、烟台、威海、大连等多个城市都制定了严防措施,做好严格隔离和检查工作。

风视频、大公报截图

对此,有的人会充满些许仇恨、恐惧地认为,“肯定是韩国人避难来了,我们好不容易降下来了,千万不能让他们来。

可是,真相如何呢?

许多机场澄清,进港旅客里韩籍旅客不到20%,大多数是我们的同胞,游客、在韩工作人员、留学生…

这说明一个问题,当再次面对恐慌情绪的时候,我们需要先冷静一下,再做判断。

图片来自韩联社

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我们不能忘记,当国内缺口罩的时候,韩国曾出过一份力。

如今他们有困难,在我们做好集中隔离、严防工作的同时,伸出援手又何尝不可呢。

图片来自中新短视频

当一海之隔的邻居对我们说,“患难见真情”、“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时候,

我们也可以说,“道不远人、人无异国。

只有守望相助,共克时艰,才能共同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啊!

@广州时报

参考资料:

1、韩国真的满街跑“邪教”?《界面新闻》

2、让韩国亮起疫情红灯的,为何是“新天地教会”?  《界面新闻》

3、大邱为何突变疫情“重灾区”?《新京报》

(掉进“新天地”的人)




排版|商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