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都来评理!关校就停止拨款!澳洲总理“威胁”私校和天主教学校要正常开放!

无关校理由?!新州州长呼吁所有关闭学校重新开放!反遭私校打脸:我们就要在线教育!

许多医学专家及教育工作者都呼吁关闭学校来最大程度地减少新型冠状病毒传播,而且部分私立学校和天主教学校已经陆续关闭校园,采用网上教育。

澳大利亚政府依然坚持不关学校,包括首席医疗官Brendan Murphy医生以及各州、领地和联邦的首席医疗官都认为现阶段关闭学校可能会使情况恶化

为了减少公立学校压力,也为了保持政策一致性,新州总理曾呼吁所有关闭的学校都重新开放(无关校理由?!新州州长呼吁所有关闭学校重新开放!反遭私校打脸:我们就要在线教育!)

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为了让私立学校和天主教学校支持学校开放的政策,甚至用教育资金拨款来做威胁。

敢关校?就不给你拨款!

赤裸裸的、简单粗暴的“协商”,很快获得了私立学校和天主教机构的支持,坚决遵守联邦政府和首席医疗官的建议-学校正常运营!

总理也为他的政策进行了辩护,如果现在就关闭了学校,可能会导致孩子们整整错过1年的教育!



用拨款威胁非公立学校坚持学校开放



政府已经告诉澳大利亚人不要离开澳大利亚,并禁止100人以上的不必要室内集会。对探访养老院的人员实施了限制,并警告国民停止囤积货物。

周三,总理Morrison还发出了严厉的警告,即便父母用脚投票选择把孩子留在家里而迫使一些独立学校关闭,但保持学校开放符合国家利益,并督促州政府,私立学校和天主教机构都支持学校开放。

他还利用政府拨款来威胁私立学校和天主教学校,争取他们的支持,以便在面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让非公立学校继续保持开放。

总理为他的政策进行了辩护,他说澳洲人需要清楚地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即社会疏远措施将至少实施6个月,并且可能会变得更加严厉。

“似乎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关掉阀门两个星期,我们就能一下子战胜新型冠状病毒,这是不正确的。持这种观点的人根本不了解这里发生的疫情规模。”

“6个月是一个指示性的数字,尤其是当前所处的疫情情况,实际需要的抗疫时间可能不会低于6个月。

Morrison表示,社会疏远措施是持续性的,并可能在未来扩大。

据了解,关于让学校开放的决定一直是澳洲政府被批评和困扰的疑惑点,Morrison表示,需要在健康建议和关闭学校所带来的经济影响之间权衡。

“因为现在所采取的措施,需要在接下来的6个月坚持下去。把学校关了,短时间内就不会再继续开放了。这意味每个孩子都将错过他们一整年的教育。”

“所以,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健康理由去这样做,那么孩子们的教育就会面临风险,同时还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们应该保持学校开放。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坚持学校开放的理由。”

他重申,每10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中就有8个人的情况极其轻微。没有必要因此阻止人们继续工作,包括医护工作者和从事重要工作的人,比如处理超市货架物品的工作人员。

他表示,因为该病毒已经暂停了全球经济,所以政府也正在寻找方法,为那些经验小型企业的人“缓冲冲击”。

“除非我们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很长时间了,否则这个规模是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

“会反弹,会回归,也会上升。”



私校和天主教学校:遵守政府建议



在一番“友好”商谈之后,私立学校机构和天主教学校机构双双妥协了

新州私立学校协会首席执行官 Geoff Newcombe 写信给学校们,重申“支持总理和首席医疗官的立场,学校目前仍然开放。

他在信中并警告道,一旦关校,政府将可能收回对私立学校和天主教学校的资助。

Newcombe指出,有些学校的入学率下降了30%,Morrison也承认“我们的学校是独立自主的。”但他表示,总理坚持要求所有非公立学校保持校园开放,以容纳那些希望在学校里学习的学生。

天主教教育委员会(NCEC )也强烈支持Morrison的立场,即学校应该继续开放,否定了新州部分天主教教区紧急关闭学校的建议。

NCEC 执行董事Jacinta Collins 说:“虽然人们对关闭学校能最大限度地降低病毒传播的观点上存在很大的担忧和争议,但我们认为政府和公共卫生当局最有权威决定学校是否应该继续开放,我们也将遵守当局给出的建议。

“尽管有这样的建议,但一些家长还是选择把孩子留在家里或者考虑一些特殊的情况,我对此表示理解。”

然而,除非得到其他建议,否则天主教学校将继续开放和运营!



反对党:应该提前做好准备

联邦政府强硬政策,伴随而来的还有其他质疑声音!

维州州长 Daniel Andrews 表示,将所有学生带出学校“弊大于利”,但有时候学校会受到疫情干扰,所以私立学校有权利决定是否关闭校园。

维州医疗官Brett Sutton也为那些因为学生缺勤而做出关闭运营决定的私立学校辩护。

“他们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处理,如果关校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可操作方式,我不会阻止他们。”

而工党担心政府之所以让学校保持开放,其主要原因是政府为了确保像医生和护士这样的基本服务人员能够继续工作。

影子卫生部长Chris Bowen说,政府应该解释“关闭学校的触发点是什么”,而且“现在就为卫生工作者做好准备”

“如果关闭学校是正确的决定,那我们就不应该把需要上班的医护工作者充当不关闭学校的理由。”

“让我们现在就计划为医护工作者提供支持。”

“在挪威,学校虽然已经关闭,但学校里仍有部分骨干老师,为那些医护工作者的孩子提供照顾。”

影子教育部长Tanya Plibersek已经写信给联邦教育部长Dan Tehan,希望联邦政府能够保证,“当真学校真停课时能够做好适当准备,包括确保基本服务人员能够继续上班。”

“特别是学校长期关闭的情况下,能够保证医疗和其他基本服务者不必离开工作岗位,祖父母和其他年长的亲戚不会勉励照顾儿童的风险。”

“一些家长向我反映,担心孩子学校缺少肥皂等必要的卫生条件。”

Plibersek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包括:

  • 确保所有学校都能获得适当的卫生设施

  • 确保在线学习选项可用

  • 支持处境危险的儿童和家庭

  • 采取额外措施,确保教师和其他学校工作人员的健康与安全

  • 特别考虑安排,以确保学校关闭后不会不公平地影响学生的评分,特别是在12年级。

这是广大家长担忧的地方,一旦到了所有学校都必须关闭的时候,当局做好了应对办法了吗?

你觉得澳洲总理的立场符合绝大多数学校,家长和学生的利益吗?你认为澳洲总理应该怎么做决定才能让大多数人都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