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签承诺书,出示通行证,量体温…”澳广播公司驻华记者讲述北京隔离经历

最近,中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出现了下降的趋势,但是北京(中国首都)市政府依然高度警惕,谨防疫情反扑。

这意味着大多数返京人员都要进行强制隔离,当然也包括澳洲广播公司(ABC)的工作人员。

Bill Birtles和Brant Cumming分别是澳洲广播公司驻华记者和摄影师,他们讲述了自己在北京的隔离经历:

“签承诺书,出示通行证,量体温...”澳广播公司驻华记者讲述北京隔离经历

Bill Birtles和Brant Cumming(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我们最近被公司派往韩国报道那里日益恶化的新冠肺炎疫情,回北京后也被要求进行强制隔离。

在登机并返回北京的住所后,一名警察找上了门来询问我去过哪些地方以及一些相关的问题。很快,一位楼管拿着一份“隔离承诺书”让我签字,上面有关于隔离的注意事项和法律责任等条款。和“隔离承诺书”一起,这位楼管还给了我拿了一张填写每日体温的表格和一张通知。这张通知上写着我近期去过韩国,正在家隔离,直到3月10日为止。

“签承诺书,出示通行证,量体温...”澳广播公司驻华记者讲述北京隔离经历

(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虽然我觉得这个贴在门口的通知有点过了,有时我甚至想偷偷的把它撕了,但是我的楼管还是非常和善的。

我对门的邻居非常谨慎心,他们把外套和口罩挂在门外,以防病毒潜伏在这些衣物上被带进家门。

至于送货和物资供应,住宿楼的物业负起了这个责任。每次我订了外卖或者网购了都会给物业打电话,然后他们就会给我送上门。不过每次都是我门都还没全部打开,他们人就跑走不见了。

尽管北京官方对隔离规定作了一些修改,但目前大部分来京人士都需要接受隔离。

据《环球时报》报道,现在北京有82.7万人和我一样在接受隔离。

“签承诺书,出示通行证,量体温...”澳广播公司驻华记者讲述北京隔离经历

(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在我居住的大楼仅开放了一个出入口,最多时有4个门卫在那里守着。

每次想进入大楼内都要出示“通行证”,并且测量体温。体温正常的可以通行,但是体温不正常的说不定就要隔离或者送医院了。

楼管建了一个微信群,住户每天都要在群里如实报告自己的体温。群里还有一名国外记者,一对从澳洲旅行返回的夫妇也在里面。

感觉就像生活在“监狱”里

这是我完成外访任务回京后第二次被隔离在家里,真的有点令人沮丧。但与“封城”的湖北人的处境相比,我们这还算不了什么。

迈克尔·赵(Michael Zhao,音译)是一名澳洲华裔,他跟此前约800名澳人一样被困在湖北。

“40多天来,我一直呆在家里,哪儿也去不了。说实话,这感觉就像生活在监狱里”,迈克尔在电话里跟我说。

迈克尔的老家在荆州,离武汉大约2.5小时车程。他原本是来中国出差并看望父母的,但没想到被困在了这。

与北京不同,迈克尔所在的荆州已暂停了所有的食品配送服务。

“签承诺书,出示通行证,量体温...”澳广播公司驻华记者讲述北京隔离经历

(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他必须向居民委员会提交食品杂货和生活必需品的订单,然后由居委会派代表采购。

“我有时在家锻炼,但我真的很想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我希望能早日结束隔离,离开这里。”他说道。

截止目前,湖北省还有约150到200名澳洲人滞留,其中包括22名儿童,最小的仅有八个月大。

有些人呼吁澳洲政府再组织一架撤侨航班,把滞留湖北的澳人撤到澳洲

中国各地的新增感染率正在下降,但专家警告要小心疫情反弹。

虽然目前北京还远没有恢复到此前正常时期,但与湖北的民众相比,我们可幸运多了,这也算是一点安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