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今天,墨尔本黄色水仙花都开了,你却说这江山你玩够了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水仙花带着希望而来

天,当人们走上街头的时候,会发现这样一种景象:

 

墨尔本的各大街道,

被黄色的水仙花占领。

 

枚很眼熟的黄色Logo,就是我们经常在防晒霜上看到的印记:Cancer Council。

 

每年,墨尔本都会迎来“黄水仙日”,在这一天里,墨尔本乃至整个澳洲只有一个主题:

 

对抗癌症

 

 

人们说起癌症,总是觉得很遥远。

 

但在不知不觉中,癌症早就已经成为了影响全球人类寿命的最可怕的杀手之一。

 

 

在美国,25%的人口因为癌症死亡,在一些发达国家,癌症已经超过了心血管疾病,成为了死亡的主要原因。

 

而在澳大利亚每年有145,000人被诊断出癌症,整个国家人口的癌症患病率,还在持续上升。

 

 

在中国,2018年2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最新一期的全国癌症统计数据。

 

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恶性肿瘤发病例数为380.4万例,在中国,每天有8550人成为癌症患者,每6分钟就有1个人被确诊为癌症。

 

几乎所有人都会认识,或者间接认识一名癌症患者。

 

 

癌症,已经成为了穿行于人类社会的常客。

 

澳洲的水仙花日,正是为了人类的癌症抗争所建立。

 

1957年,加拿大癌症组织, 义卖水仙花以引起公众对癌症的认知。由于水仙花作为春天的象征,和希望的代表,不少癌症患者都被志愿者们这一无私行动感动了。

 

 

这一售卖水仙花的筹款活动,也慢慢地得到了全世界的模仿和关注。

 

澳洲从1986年开始,也有了自己的水仙花日。

 

每年的8月份,都会有义工走上街头,售卖水仙花,为癌症研究和患者服务而筹款。

 

Coles、Woolworths也会推出相关活动。

 

 

有时是买汽油,送出捐款。

 

有时候是买特殊商品,他们负责捐赠。

 

 

澳洲许多防晒霜品牌,都和癌症协会合作,只要买带有Cancer Council标志的防晒霜,都会默默地为抗癌事业捐一部分款。

 

中国在用蚂蚁森林云种树

澳洲在用卖防晒霜云抗癌

 

 

纵然,越来越多的人为了这一宏大的目标慷慨解囊、出钱出力。

 

然而,人们抗击癌症的战役,还是不尽如人意。

 

癌症似乎就满怀着恶意,带走了这个叫做吴思的姑娘。

 

“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

 

 

世界上估计鲜有人这样写自己对世界的告别信。

 

2019年7月5日,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检查系2016届毕业生吴思,因子宫癌离开了人世,年仅25岁。

 

吴思当时在日记里写到,刚开始不过是小肚子痛。

 

结果复查,就成了子宫未分化肉瘤。

 

 

而癌症里带着“未分化”的字样,往往意味着恶性程度最高的肿瘤。

 

目前这种肿瘤的治疗手段十分有限,早期该疾病几乎没有症状。

 

有症状去医院的时候,也往往都成了晚期。

 

 

吴思,就是这么一个倒霉蛋。

 

24岁的大好年华,突然来了个晴天霹雳。

 

可以说,癌症彻底了改变了吴思的生活,但是她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爱意。

 

 

她在网络上的日记上写道:

 

“一路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我想尽可能记下我所有的感激。”

 

面对癌症这种可怕的疾病,吴思的字里行间却带着可爱的幽默。

 

她是这样记录她确诊的那天的:

 

今年基本上就没来过大姨妈,但是本着想着不来更省事省姨妈巾的原则,一直没去看医生~近两年体检倒是没啥大问题~就是偶尔卵巢囊肿什么的~从今年4月份开始感觉肚子偶尔会疼一下,大多时候是饭后出现。

 

 

医生们查房都是这样的:你这应该是不太好~要有思想准备啊~你自己学医怎么没早发现~~~

 

而学医的她对自己的疾病,已经有了思想准备。

 

 

5年存活率不到一半,考虑到自己已经转移,吴思知道未来是什么等着她。

 

然而,面对癌症,吴思没有放弃好好活着的愿望。

 

她向每一个人解释着化疗是什么感受:

 

 

在副作用到来时,她又以她特别的方式去热爱生活。

 

她写道:做完化疗以后,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购物车里蓄谋已久的蓝色杀马特假发终于可以开心地下单了。为了配套,又下单了蓝色美瞳、纹身贴。

 

 

在癌症迅速转移到全身以后,她还是没有忘记去努力热爱这并不公平的生活。

 

晚上疼痛来袭时,她没有抱怨。

 

她说:刚刚可能是被胸疼痛醒的……我寻思着既然醒了,就去搞碗土豆粉去,马无野草不肥,人无夜宵不快乐嘛。

 

当时的配图,很难让人想象到,这是一个被癌症折磨的病人。

 

 

当癌症再次扩散时,她好像比其他人都淡然。她写道:

 

今天结果出来了,肿瘤菌喜提双肺、肚子、屁股多地新房N座!我就说我屁股咋时不时地疼一下~

 

 

死亡即将到来,除了幽默以外,吴思也继续保持着对于生命的思考。

 

那样动情,那样深刻,又是那样地令人热泪盈眶。

 

 

有网友问她:会觉得不公平吗?

 

她平静地回答:“有同学正硕士毕业,外人只看到光鲜亮丽,但其实压力大到爆,他们都没地去说,反而生病这种能被同情。没有人活着是容易的,能被人理解的苦难已经比不被理解的好很多了。”

 

“既然命运给了我这样的安排,那么我就微笑着去接受。”

 

这是一种怎样的豁达?

 

最后最后,在临别这个世界时,吴思曾在日记中写到:

 

“人生有很多次抽牌的机会,很不幸我抽到了这张烂牌……我决定捐出自己的遗体留作医学研究,与医生、医学家们一起向病魔宣战。”

 

 

吴思的姨妈一直把吴思视如己出,她曾问过吴思会不会改变遗体捐献的心愿。

 

吴思坚定地表示:“一定要让学弟学妹用我的身体研究学习,我的肺肯定不能用了,但愿身体的其他部分还没有被癌细胞吃掉…”

 

6月29日,弥留之际的吴思,要求妈妈传达遗嘱:

 

“遗体雇佣长途殡仪车,送长沙捐赠湘雅医学院。”

 

 

她的眼角膜让一个10岁的女孩,和一个17岁的男孩重见光明。

 

 

癌症在下手时不择手段

它会攻击向吴思这样

给世界带来光明与爱的人

 

复旦博士于娟,本科毕业上海交通大学,三年后拿下奥斯陆大学硕士,之后又攻读复旦大学博士。

 

 

计划在3年内做到副教授的她,原本正在积极申请哈佛大学的访问学者,结婚8年,育有1子的她,生活本该无比和谐。

 

同样的,和吴思一样,悲剧突然袭来,在胸痛进行检查后发现,

 

于娟罹患乳腺癌四期骨转移,33岁的她,最后带着全家人的不舍离去。

 

 

前两年医疗纪录片《人间世》,有一集里专门讲述癌症。

 

上海女博士闫宏微,2004年从山西考到南京,2011年博士毕业,随后留职上海,和丈夫一起按揭买房,结婚生子,直到发现罹患癌症。

 

 

罹患三阴性乳腺癌晚期的她,在和癌症抗争了2年后,于今年3月18日溘然长逝。不少人还记得她理性和乐观的样子。

 

 

所有人都觉得,这不该,癌症不该发生在他们身上,不该夺取这些充满光和热的人。

 

黑暗袭来一点

光明就该前进一些

 

澳洲,一直在为全世界各个地方的癌症患者争取生存的希望,科学家们努力地追踪着最新最权威的数据。

 

昆州的研究人员表示,在接下来的22年中,癌症病人存活率会激增73%。

 

 

昆士兰癌症协会首席执行官Chiris McMillan表示:

 

澳大利亚癌症患者因癌症导致的死亡概率,已经出现了大规模降低。

 

在30年前,癌症在诊断后10年,大多病人会因癌症死去。

 

而今,澳洲的癌症10年死亡率,已经降低到了20%。

 

 

也就是说10个人被诊断出癌症,8个人的寿命,至少超过10年。

 

不过研究依旧强调,癌症,仍然导致了许多澳洲人过早死亡,特别是那些被诊断患有肺癌、胰腺癌、胃癌或白血病的人。

 

宫颈癌晚期的10年存活率,在澳洲,仅有50%…

 

面对癌症,澳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而水仙花日,正是为了人类抗争癌症而出现,那些正工作在医院、实验室、病房的医学工作者们,需要来自于澳洲社区的捐款。

 

我们已经看到了

许多激动人心的结果。

 

1、 世界上首支抗宫颈癌疫苗Gardasil,正是被澳洲人伊恩·弗雷泽和中国科学家周健在澳洲研发成功的。

 

 

2006年面世以后,一年内就在美国、英国、澳洲等80个国家批准使用。

 

澳洲从2007年开始,就已经开始为12岁及13岁的在校男生女生,接种HPV疫苗注射。

 

它提前防止了宫颈癌的下手

它已在默默中拯救无数生命

 

2、在2016年,墨尔本建立了南半球最大的癌症免疫疗法实验室,这也改变了无数癌症患者的命运。

 

 

3、最近,更是有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让澳洲许多白血病患者,有了新的希望。

 

在此之前,很多在澳的白血病患者为了寻求挽救生命的治疗,

 

不得不远渡重洋,去国外治疗

 

(世界首例接受CAR-T疗法的患儿痊愈后走出美国费城医院)

 

但现在,

 

墨尔本两家医院

将给患者免费提供革命性的癌症疗法:

 

CAR-T Cell Cancer Therapy

 

这种疗法通过增强患者免疫系统功能,从而对抗癌细胞。

 

以往这种疗法通常会花费患者高达50万澳元 

 

(各大澳媒截屏)

 

联邦和维州州政府已确认了合作伙伴关系。

 

联邦卫生部长Greg Hunt告诉Sunday Herald Sun,第一批病人已经接受了CAR-T Cell Cancer Therapy(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的免费治疗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正在共同努力尽快给澳人提供这种可以挽救癌症病人生命的疗法。” Hunt先生说。

 

(联邦卫生部长 Greg Hunt)

 

目前,墨尔本的皇家儿童医院和Peter McCallum癌症中心将给年幼的患者提供免费免疫治疗

 

(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

 

4、十多年来,来自悉尼Westmead医院的Ken Micklethwaite博士一直致力于癌症治疗法的研究。

 

 

CAR-T治疗方式由美国提出概念,并进行了开发,但其治疗成本过高,整个治疗过程需要至少50万

 

但在Micklethwaite博士的努力研究之下,最终将每支药剂的成本压缩为1万澳币左右

 

也就是说,无数曾经没有能力支付这种疗法的家庭,有了新的希望。

 

许多人孩子可以从癌症的阴影下逃离

把自己的理想延续下去

 

黄水仙花,默默地春天到来前盛开,关于希望和爱的故事,需要我们所有人续写下去。

 

如果您有余力,可以一起加入我们的抗癌大军:

 

抗癌捐赠地址:

https://www.daffodilday.com.au/event/daffodil-day/home

 

来源:Cancer Council、吴思日记、《人间世》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