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Last updated on 三月 20, 2020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月初,中青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停止妖魔化外国抗疫,国人“世界观”别被营销号毁了》的文章,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文章的作者曹林算是中青报的资深编辑。在他笔下,国内一些自媒体刻意渲染了国外的抗疫形势,不去呈现其他国家正面的抗疫努力,反而极尽“妖魔化”疫情,不客观、不公正,且姿态下作。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由于原文篇幅过长,只截取了摘要和部分片段(见下文)

全文之意简单概述一下,就是批判了国内现下对国外抗疫的舆论多是断章取义的刻画和幸灾乐祸的心理,不是编造谣言就是夸大其辞,极度膨胀缺乏同理心。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然后将“妖魔化”外国抗疫导向世界观的扭曲。对信息不对称导致善良的人们被误导深表痛心疾首。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字里行间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惺惺相惜。

文章表面看起来是客观陈述,但其实带有强烈的个人主观色彩。

“魔幻抗疫”是国内外网友们对海外民众抗疫态度的哀其不幸和怒其不争,并非所谓的“幸灾乐祸”。

所谓的国内自媒体对国外疫情形式报衰不报喜一边倒的现象也并不客观。各国的科研进程、抗疫进展,许多自媒体同样有所呈现。

这并非“行业”和“逐利”就能解释得通的,今时今日随着社会焦点的转移、行业的变迁,媒体的视野建立在人类悲喜相通之上。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从国内疫情初现到爆发再到如今两个月后的“后疫情时代”,多数了解疫情关注疫情的人都知道,这场疫情是全人类共同的劫难,牵系着全世界的命运,绝非一国之事。

为什么会有所谓的“妖魔化”,是因为国外面对疫情时确实采取了与国内一开始截然不同的举措。

诚然国情不同是事实,但越来越多相似的历程已经显示了一些国家消极抗疫所产生的趋同化的结果。

作者曹先生发文的时候,国外疫情形势是这样的: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一周后,美国疫情浮出水面,纽约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美国确诊病例超400例,斯坦福、华盛顿大学宣布全面停课。

没到两周时间,WHO宣布新冠全球大流行。英国力求“集体免疫”,让60%英国人感染以产生免疫力来对抗新冠病毒。

到3月18日,国外疫情已经翻了十几倍。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如今意大利确诊病例破两万、伊朗、西班牙、德国确诊病例也相继破万,美国逾9000例。

所谓的“妖魔化”背后,是国外疫情可预见的增长。

这些冷冰冰的数字,不是嘲讽,是真相。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翻过头来,回到论题本身,到底是国外的抗疫措施的确很“妖魔”,还是国内自媒体妖魔化了国外抗疫呢?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但一再拦截别国医疗物资、想让60%国民感染以求所谓的群体免疫、隐瞒疫情确诊数字、错检漏检、不再统计轻症患者、屡禁不止的狂欢都并非虚言。

事实也印证了国内自媒体们此前的报道并非一味夸大,只是在客观的事实尚未发生前,人们很难对超前性的表述表示认同。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如今意大利在复刻武汉所发生的悲剧,西班牙公有化全国私营医疗机构暂补医疗短缺。

如果这些国家的民众能够更早的听见和看见中国所经历过的一切努力,或许疫情就不会扩散到如今的程度。这或许才是更大的信息不对称。

在他们肆意狂欢的时候,或许他们并非把享乐看得比命重,只是信息不对称下,他们没有预料到欢乐表象之下是即将席卷而来的疫情。

而国内一些公知,反而借此对国内舆论大谈特谈。这种没有来由没有凭证的指责,被盲从后就是哨声的渐灭。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国外的疫情和国内的入境防控都需要公开的信息传导,二者不可分割。一旦我们听不见国外的哨声,面向国外疫情的防控心理很容易会被无意识地削弱。相较之下,孰轻孰重自见分晓。

难怪有评论道那些公知:

当国外大媒体造谣武汉尸横遍野,病毒是实验室泄露,批评封城无人权的时候,我唯唯诺诺;

当国内自媒体吐槽国外消极抗疫导致中国疫情快结束时还能全球爆发,我重拳出击。

横批:装什么理中客。

曹先生这一口“毒奶”之后,全球疫情就爆炸了。

而国内自媒体们拼命的吹哨,也没法引起国外各国的重视。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这样的公知不在少数。

英国这次备受争议的群体免疫,炸出了一群双标的公知。

早期武汉疫情严重的时候,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看到英国搞群体免疫,又出来竭力吹捧。

比如这位@于晓华_经济,当网友对他的模型算法有质疑时,他张嘴就是“每个死者都有名字,有家庭!不是数字!……病毒不讲政治!透明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延缓死亡,让大家更有安全感……”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当看到英国政府的做法后,他立马又换了副嘴脸:

“……让年轻人先感染,他们死亡率低,这样让他们形成免疫,得到社会上整体免疫水平达到70%左右,就形成了免疫墙,到时候老年人再出来,病毒就很难传播了……”

一前一后,只隔了三天,人命就不值钱了?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又比如这位@fujiizhou,2月初中国疫情还很严重的时候,他自顾自地在微博感慨:

“人事实上不是猪,故不能用对待猪的方式对待人。防控猪瘟可以隔绝猪对猪的传染,对待猪瘟可以一杀了之,但对人的传染病不能如此。”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英国的群体免疫传出声响后,却开始宣扬强者生存,留下来的才是自然法则:

“为什么人类的文明主要是欧洲人创造的,因为他们勇于接受自然, 环境对自身的选择,这样,存在下来的也就是最强的。最强的人自然能创造出一切。”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下面这位@月光博客,在国内疫情之初,对国内管理层大加批评,痛心道:

“疫情爆发的最初阶段,由于没有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遏制疫情,最终导致疫情失控,不得不采取封城的下策,造成了整个国家难以估算的巨大经济损失……如果不追究责任,那么未来国家就没办法管理了。”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面对英国“群体免疫”的消极态度时,却是:

“英国目前的防疫做法可以花费极少的人力物力并保持了国家经济发展,拖到疫苗或特效药出来了,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而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的国家,则每年都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企业长期停工,对经济和社会的伤害会远远超过病毒本身造成的伤害。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被英国群体免疫感染了的@英国社会学者何越

用自体免疫战胜病毒的勇气摆脱了对口罩的安全依恋。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还有下面有着不同“政治伦理观”的这位。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这些自相矛盾前后打脸的发言,有没有理性可言?

力求群体免疫的英国,现在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2600例,死亡人数升至104人。

今天英国已经宣布全国封校,要求所有人群社交疏离。伦敦公共交通开始减少班次,还有外媒报道,伦敦预计未来几天内或将封城。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接下来,是不是又到公知们急刹车转变风向的时候了?

疫情全球爆发后,最惨的是那些玩双标的中国公知

疫情以来,有太多来自社会各界不同的声音,在闭塞的空间中传递了世间冷暖。

海纳百川,这样的大环境中,学会在庞杂的言论中理性分辨更显得尤其重要。

有些声音需要被人们听见,而那些扰乱视听的声音,

什么时候才会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什么时候才能适可而止?

在如今的相对自由的舆论场上,却是件难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