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太难了!澳洲新移民的苦恼:请不起育儿保姆,更等不起父母的绿卡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本文转载自:Nina Arena 澳洲财经见闻

 

共3608字预计阅读时长5分钟

 

阅读导航

  • 前言

  • “太难了”:养不起孩子,也负担不起父母签证费

  • 排队类父母签证:一等就是三十年

  • 结语

 
 

前言

 
“平时怕惯了。孩子小时候,怕他们失业没钱;等孩子们长大了,又怕他们嫌弃自己没本事;现在孩子们离开身边,又怕他们出事。一怕就是几十年,一怕就是一辈子。”

 

1984年上映的电影《似水流年》中,从香港回到潮汕老家的庄伯攥着儿女寄来的英文书信,怅然若失地说。
 
来源:剧照

 

庄伯看不懂英文,收到书信便只好去求助村里的两个澳洲海归“阿公”,他们出生于光绪年间,在孩童时期跟随家人前往澳洲,不久前才决定回乡“落叶归根”。这两个须发皆白的百岁老人看着面前的一片汪洋,颤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你们去香港,来去就方便了,我们去澳洲,来去就远了”。

 

实际上,这部电影是导演严浩为缅怀自己在老家猝然逝世的父亲而作,并通过细腻的细节刻画,反映了许多第一代移民、以及其父母等上一辈人面对移民抉择的现实与心理。
 
而对于80后、90后一代绝大多数的独生子女来说——移民,也就意味着父母成为了“空巢老人”。
 
 
移民澳洲后,留在国内的父母怎么办?作为新移民,应不应该、甚至有没有能力把父母接到澳洲团聚、看孩子、养老?

 

这是一个我们永远无法回避的问题。

 

 

1

 
 

“太难了”:养不起孩子,也负担不起父母签证费

 
过去二十年间,在澳洲的第一代华人移民人数飞速增长。

 

据ABS统计,在2018年,出生地为中国的澳洲居民共有约65万人,比1998年增长了392.7%

 

在这些在澳洲定居的65万第一代移民中,很多人的父母仍然留在中国,或者在等候拿到澳洲绿卡的漫漫长路上:

 

据统计,澳大利亚2019年度的家庭团聚类移民总额为47732人,其中父母移民名额仅为7371人

 

但截至去年6月30日,一共有近10万国际移民的父母在领取永居签证的等候名单上,其中大部分是中国人。
 
 
这些期待着真正团聚的移民与父母,许多人面临着要么负担不起高昂的签证费用,要么就耗不起漫长的等待期的命运。尤其是那些有孩子的移民,更可能为此经历着情感心理与经济生活上的双重压力:

 

毕竟在中国,由祖父母辈带孩子不仅是一种文化传统,也是使刚刚为人父母的中年人能在事业与孩子之间喘口气的一根“救命稻草”;

 

而在澳大利亚,父母甚至不能把12周岁以下的孩子独自留在家——这也意味着,如果没有来自祖父母的帮助,那么移民父母中至少得有一人必须放弃自己的事业去陪伴孩子。

 

“我常常会想,这究竟值不值得?”

 

在墨尔本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着两个孩子的新移民南希(化名)表示,“把父母接到澳洲并不容易。但我们也回不了国了。这太难了。”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一代移民并不是第一批在没有家庭帮助的情况下在澳洲定居的人。
 
但时代已经变了:

 

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对于大多数的澳洲家庭而言,仅靠其中一位家庭成员收入过日子都不成问题;

 

但是现在,绝大多数人无法做到这一点。

 

移民代理辛格(Navjot Singh)表示,他看到有一些移民夫妇正处于离婚的边缘,因为“他们既没有父母在这里,也没有钱去申请父母签证,(为了照顾孩子)还不能工作”。

 

“大多数移民无法申请(父母签证),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钱。” 

 

他补充,“但如果有人能来这里照顾孩子,那么父母双方就都可以工作——这样他们才有资金流入,从而有更多的财务自由,生活收支才能达到平衡。”

 

只不过,换得这份“财务自由”与“收支平衡”的代价不菲。
 
 
其中,贡献类父母签证包括3至4万澳元的高昂预付费用,还不包括其他强制收取的费用;

 

而自今年4月开始实施的资助父母临时签证(又称870签证),三年期签证和五年期签证费用分别为5000澳元和1万澳元,每年名额上限为1.5万人。

 

但是,每个家庭只能资助一对父母,他们必须有自己的私人健康保险,并且只能续签一次,这意味着可以最多在澳大利亚逗留十年。

 

此外,这份签证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硬门槛”:

 

资助人的年收入必须高于83454.80澳元

 

 
 
“超过8万澳元的年收入,这对于我来说这太难了。” 在2007年抵达澳大利亚,并在之后成为了澳洲公民的阿桑(化名)感慨。

 

她与丈夫在澳洲生育了两个孩子,双方的父母都曾持旅游签证来过澳大利亚,但他们期待可以与父母更长时间地相聚。

 

“对我们来说,父母签证非常重要。在我们老家的习惯传统中,总是要一家人、和长辈住在一起的。”

 

但是对于阿桑而言,期待与父母真正相聚不仅是为了传统,也是生活压力所迫。她在乳腺癌手术后辞去了工作,照顾孩子也有些力不从心:

 

“如果父母有了长期签证,那么这对于我,还有年幼的孩子们,都是很大的帮助。我现在既要管理自己的健康,又要照顾自己还有孩子们的生活,真的太难了。”

 

位于墨尔本的移民顾问严先生(化名)通过在微信上发起一项关于担保父母临时签证的调查发现:

 

许多人要么没有资格申请,要么负担不起这项签证。

 

“约70%至80%有兴趣申请这项签证的人士表示,由于(不能满足)担保人的要求,他们可能没有资格申请。”

 

 

2

 
 

排队类父母签证:一等就是三十年

 
 
 
当然,也有一种没有那么昂贵的父母签证选择,但是通过的可能性极低。

 

这种父母永居签证虽然只需6415澳元,但在去年仅有1356个名额,而且根据移民局网站上的提示,其等候期一般在30年以上。

 

是的,30年。

 

“其他家庭成员”的等待时间甚至长达56年

 

事实上,目前有49983份非贡献类父母签证申请,和8111份其他家庭成员申请。

 

移民局人道主义移民部助理秘书曼斯菲尔德(Luke Mansfield)否认了部门内部的资源分配在通过签证的流程方面存在问题,并表示,一些较长的等待时间是由政府设定的移民名额造成的。

 

他补充,“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政府一直把技术人才引进放在优先地位,并且在这个移民项目下,相对于家庭团聚类签证,会有更高比例的技术签证名额。”

 

民族社区联合会理事会(FECCA)的首席执行官艾卡(Mohammad Al-Khafaji)表示:

 

“我们其实很久以前就知道——移民家庭成员在提交家庭团聚签证申请的过程中,面临着漫长而残酷的等待。”

 

“坦白说,许多家庭成员在签证申请得到批准前就去世了”。

 

 
 

END

 
 
 
而对于有能力想把父母接到澳洲养老的第一代移民们来说,或许要先想明白的是:

 

父母在澳洲除了带孩子这一“任务”以外,还有什么位置?

 

而当父母真的老去、在这儿也帮不上忙甚至还需要你出手帮忙的时候,你又会在什么位置?

 

毕竟,哪怕是英语流利的留学生们,都要花不少时间去适应并融入澳洲的“好山好水好无聊”,更不用说上了年纪、掌握英语也更加困难的父母一辈了。

 

对于日渐老去的他们而言,本来退休后脱离以前的工作社交环境其实已经很容易觉得孤单,需要一定的时间调整适应新生活。而在这个时候换到一个语言不通、文化不同的全新环境,无疑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我们当然都希望父母能永远健康长寿。

 

但如果,如果有那么一天:
 
父母不是那个为你遮风挡雨的父母,而是那个需要在屋檐下借你肩膀靠一靠的老人;

 

而这个时候的你,或许事业尚未起色,儿女尚未成人,身体素质日益下行,没准家里还有点儿中年感情危机;

 

——此时此刻的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版权,请联络游外协商删除。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