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NAPLAN2020:澳洲中小学生背负两座大山,恐影响学习成绩!华裔家长:这比中国轻松多了啊!

Last updated on 三月 6, 2020

众多学生面临巨大压力!

2020年NAPLAN考试从5月12日开始,5月22日结束。澳洲3年级、5年级、7年级和9年级学生将参加该校考试。

考试容包括,阅读、写作、语言综合能力(包括拼写、语法和标点符号)算术

但根据一项调查发现,近三分之一的学生表示,学业考试和家庭作业成为上学期间最为头痛的事情。



学生面临的困难与压力



学校里,
真正困扰我们孩子的事情

校园欺凌无关

有关机构在对澳大利亚各地中小学生进行调查后发现,NAPLAN考试是造成学业压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受访学生表示,这是他们在学校里经历过的最紧张的时刻。

学生最紧张哪些考试呢?

  • 算术-43%

  • 写作-25%

  • 语言综合能力(包括拼写、语法和标点符号)-24%

  • 阅读-9%

近50%的人表示,参加考试做题时是最糟糕的部分,比收到成绩还要糟糕。

超过一半的学生不知道为什么要参加NAPLAN测试,超过四分三的人承认他们不知道NAPLAN首字母缩写代表的含义。

超过65%的学生表示,如果不会造成任何后果的话,他们将会选择跳过这项测试。

澳大利亚小学校长协会(APPA)也认为NAPLAN是造成学生压力的重要因素,约有80%的校长将焦虑视为学校存在的重大问题,60%的校长表示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解决这一问题。

APPA的报告还发现,NAPLAN给三年级带来的问题更为严重,一些孩子无法应对压力,还会对NAPLAN产生焦虑。

心理学家Michael Hawton说,小学生的焦虑呈上升趋势。

“老师和家长们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通常情况下,当压力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他们的学习能力和身体机能就会受影响。

除此之外,还给学生造成额外压力的则是家庭作业!

许多学生说,他们收到的作业反馈太少,这让他们很沮丧,不确定是否有意义,进而很难全身心投入作业中。

此外,家庭作业太多,导致他们不能合理分配相应时间

造成学生困扰与压力的具体因素及所占比例具体如下:

  • 有31%的学生认为,家庭作业负担重是造成焦虑的最大驱动因素;

  • 紧随其后的是NAPLAN考试(26%);

  • 然后是挑战性课堂作业(20%);

  • 与朋友相处(15%);

  • 最后是与老师相处(9%)。



考试压力来自学校和老师



在一项项全国调查中发现,
近60%的学生认为,NAPLAN的压力主要来自教师,他们的老师对这项考试倍感压力或者担忧。

在家里,超过50%的家长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故意避免提及NAPLAN,超过三分之一的家长正在考虑让孩子推出NAPLAN考试。

APPA主席Malcolm Elliott表示,得知学校是学生NAPLAN压力的来源,他并不感到意外。

不幸的是,NAPLAN很快就会成为一个高风险测试。教师和学校的价值都被固定在NAPLAN的数据上,这势必会造成更大压力。

Elliott 表示,NAPLAN是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用来判断学生的为数不多的能够看得见的工具之一,这只会增加他们的压力。

他补充说,3年级的学生真的太小了,无法承受NAPLAN所带来的的压力。

来自7年级的学生Talia Pajmakoski对此表示赞同,她说她在3年级的NAPLAN考试压力最大,因为她不知道考试的目的是什么,她觉得自己只是用来和朋友们作比较。

“我现在压力没有那么大了,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同龄人的压力。”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悉尼妈妈表示,她女儿所在的学校整个学期都在为NAPLAN测试做准备。

“从入学第一天到NAPLAN测试,他们每天都要接受测试。”



中澳家长观点大不同



墨尔本妈妈 Roza Stankovska 说,她一直认为自己9年级的儿子Gabriel对
NAPLAN
考试毫无压力。

“然后我和儿子进行了讨论,结果我竟然不知道他是有明显压力的。他总担心成绩如果没有考好是否会遭到别人的异样目光。”

在布里斯班上7年级的学生Irene Tian,最近和家人一起刚刚移民到这里来。他的母亲发现家庭作业和高考都不如中国压力大。

“这里太轻松了。在上海,我们面临的作业和考试要比这多很多。

“在澳大利亚很好,没有那么大压力。”

拥有一个8岁女儿Remi的阿德莱德的母亲Sarah Brown也认为让3年级学生参加考试过早了。

“我并不反对这项考试,它能够更多得反映学校的情况,以及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但我认为三年级有点太早,也许4年级时他们才会更多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