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iltawodli

Last updated on 11月 25, 2019

 

Piltawodli位于托伦斯河的北岸,对面是阿德莱德监狱,在目前的North Adelaide Golf Links地址上,是Kaurna人和欧洲殖民者关系世上的一个重要地点。 该地面积大约14英亩,在欧洲殖民者试图把Kaurna人从传统的营地进行搬迁时被选为第一个“原住民居住地”。这个名字可能来源于Kaurna语中的“负鼠窝”。

该地点于1838年建立,德国传教士Teichelmann、Schürmann和Klose于1839年在那里建立了一所学校记录和教授Kaurna语。这些路德派传教士们和Kaurna人在这里一直住到1845年学校搬迁。到19世纪40年代末该地点已经湮没。

传教士们未能完成把基督教《圣经》翻译为Kaurna语言的目标,但是他们确实对该语言在欧洲人到达时的情况作了最早和最全面的记录。1840年出版的Teichelmann和Schürmann的Kaurna语词汇表包含2,000多个字。不过,到19世纪60年代英语已经基本代替了它。  Kaurna妇女Ivaritji出生于19世纪40年代晚期,卒于1929,一般被公认为最后一名说本族语者。 

最初的“原住民居住地”已荡然无存,但是这个地点很重要,因为它标志着殖民者们首次试图让原住民“定居”在一个固定地点。也是在此处,欧洲定居者诚心努力尊重和理解本土文化。

2000年,在Piltawodli树立了一个纪念碑以纪念国家道歉日。它包括Kadlitpinna (Captain Jack)——殖民时期的一名Kaurna长老、德国传教士Teichelmann和Shurmann的图像,以及一名12岁的男孩Pitpauwe写信要求更多德国玩具的手稿。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