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南澳大利亚公路之旅:探索者之路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5, 2019

澳大利亚南部内陆坍塌的建筑澳大利亚内陆一座坍塌的建筑;澳大利亚南部的社区随着铁路财富的变化(摄影:Jonathan Cami)。

深入澳大利亚南部内陆的核心地带,看看色彩极端丰富如画般的土地,认识色彩更为丰富的各色人物。

我在这儿真的遇到了麻烦。

水温高得有危险,我真正需要的却够不着。情急之下,我打开了套间内的双人水疗喷头,但却喷射出更多的Kudos Spa沐浴露产生泡泡,我倾过身去,碰倒了刚沏好的T Bar绿茶。

澳大利亚内陆是一个严酷无情的地方。Prairie Hotel所雅称的行政套房,在帕拉奇尔纳的弗林德斯岭边远分店里,给人一种古怪的原汁原味的探索者之路体验。

大内陆公路之旅从阿德莱德召集了一些爱冒险的司机,穿过曾经的弗林德斯岭,爬上乌德纳达塔路线(Oodnadatta Track),到达美妙而凌乱的库伯佩迪(Coober Pedy);如果您有时间,还可以继续北上。

并非沿途的每个边远分店都配称为Prairie,有自己的微酿啤酒、顶级葡萄酒名单和灵巧结构,它的客房部分沉入地下以调节温度。

这种小酒店与沿途的废墟小镇和散落的地标建筑的共同点在于,他们总体上拥挤在一起,就像挡风玻璃上的虫子一样,就像人人常说的那样:澳大利亚内陆是毫无生气和特色的深渊。

澳大利亚内陆一座坍塌的建筑;澳大利亚南部的社区随着铁路财富的变化来而复去(摄影:Jonathan Cami)。

Prairie Hotel时髦的质朴内饰。南澳帕拉奇尔纳(摄影:Jonathan Cami)。 澳大利亚南部乌德纳达塔路线上的穆托尼亚雕塑园中生锈的人形艺术装置(摄影:Jonathan Cami)。

林德赫斯特居民Talc Alf展示他的作品(摄影:Jonathan Cami)。艺术家Tommy Crow在库伯佩迪的约瑟芬美术馆(摄影:Jonathan Cami)。

Talc Alf在南澳林德赫斯特制作的幻想作品(摄影:Jonathan Cami)。

库伯的塞尔维亚教堂与南澳内陆风光融为一休(摄影:Jonathan Cami)。

威尔皮纳磅附近无尽延伸的乡村(摄影:Jonathan Cami)。南澳小镇库伯佩迪的商店招牌(摄影:Jonathan Cami)。

虽然在澳洲内陆有永恒的国宝级石山,Prairie精心设计的内饰却模仿了田园风格,与阿德莱德的皮利(Peel and Leigh)大街相衬,有种波普美术馆的氛围。

Charles Sturt船长曾经比喻为通往地狱之旅的风景尽头,您走进一个香气扑鼻的房间,然后安坐在有全球美食汇之誉的餐厅中。

微小的迷你路标标出了混合了烧烤的内陆份量“野生食物”中的每种成分:骆驼香肠、袋鼠里脊和鸸鹋肉排。总体上,菜单上的菜名都够野,经过大自然的精炼 — 尤其是某些低调的东西,比如经典牛颊肉。

至于餐前甜点,没有比野生浆果和罗塞拉花冰淇淋更好的东西了;然后是落日的深紫色和橙黄色将您拉回到内陆的傍晚。

探索者之路的色彩之轮会在整个旅程中生动地转个不停。

从第一天开始,难以想象的白光就从靠近海岸的盐湖上辐射出来,就如同洛基尔(Lochiel)附近的一样。

加上最近下的一些雨,活泼的粉红色会熠熠生辉。在庄稼的绿色和油菜花的黄色映衬下,就会形成令人费解的彩虹夹心棒棒糖般的景象。(请留意洛基尔怪物的二手轮胎脑袋从湖中突然弹出来。)

当您爬到弗林德斯岭中时,时间会放慢,空间会膨大。阔恩(Quorn)宽阔的街道、年深月久的酒吧和宽大的木制格栅阳台是澳大利亚从往到今的田园生活的缩影。

这儿有父辈的咖啡馆和旧世界的商场,澳大利亚的电影制作者们很容易就能传达出那个时代的模样;《Gallipoli》和《The Lighthorsemen》就是两个最有名的例子。

继续向北探索维凭钠庞(Wilpena Pound),这是一个群山环绕的巨大杯形地貌,是弗林德斯物理上和精神上的王冠(顶部)。沿河岸的石化树木暗示即将出现的澳大利亚最大的山脉正准备向这个内陆的王者臣服。

经过Prairie Hotel,残存的良好意愿打断了路上的热浪 — 孤独的石头结构在苟延残喘。每向北前进一度,迎面而来的汽车干燥得像要干涸的河,直到您停下来期待看到人烟。

有迹象表明前面有城镇,但实际上只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媚俗的村庄,那是曾经令人自豪的大陆电报线主线以及真正的大北方铁路遗留下来的。

一长串铁链锁住的冷冻机坐落在准鬼镇贝尔塔纳(Beltana)的公路的右边,门上歪歪扭扭地写首“关上门”(shut the door)。

在利克里克(Leigh Creek),一个有着歪扭的八字胡、戴着十加仑大帽子的男人把一点雨水看成是“破坏一场极好的干旱”。

在林德赫斯特(Lyndhurst),沥青路面上铺满了尘土。经常有公路列车被困在此地,直到通往西边因纳明卡(Innamincka)的斯切莱茨基路线(Strzelecki Track)开通才算摆脱。

小镇外几千米远的地方,艺术家、幻想家和业余邮差Talc Alf站在他像碉堡一样的美术馆前面,这也许在任何大陆上都是最偏远的美术馆吧。

他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从西部来到这儿,当时认为,与每天装载40吨滑石相比,雕刻这种地球上最柔软的矿物是个更好的主意。

他的幻想作品在红色的土地上留下了一个像强生婴儿爽身粉一样的残迹,叙述了澳大利亚历史中的一段时光,从原住民看不起外来的“原始的船民”到Gough Whitlam的“审判”。

Alf毫无保留地分享其有关文化间字母关联的理论,并像谈论老朋友一样谈论太阳神拉(Ra)。

就在马里(Marree)的前面,乌德纳达塔路线和伯兹维尔(Birdsville)路线相交处,Farina的破败医院和教堂看上去几乎还有救。

上一次在此乐观求生的人口达到了300人的顶峰,而后在铁路式微的80年代消亡殆尽,而自60年代起墓地上的土就一直没有移动过。但如今,爱好者们在冬日会开起一个临时面包房供应途径到此的旅人,古老的烤箱让这个鬼镇飘满面包的香气。

在马里,19世纪的酒店19世纪的酒店承担了许多酒店之外的功能。它是“像钉子一样坚硬、像黄油一样柔软“的传奇人物汤姆·克鲁斯(Tom Kruse)的博物馆,传说中从巴里到伯兹维尔的邮差;这里还有4.2千米长的马里人(Marree Man)岩画,描画了一位土著猎人。

一些当地人说,马里人是在沙漠中强行制作的艺术品;其他人则持更开放的意见。

开拓式的传奇人物,阿富汗赶骆驼的人,在这里的本地传说中保留了他们的位置;客栈入口上方的壁画、彩色玻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踪影。一座简陋的清真寺复制品坐落在幽灵般的Old Ghan火车头对面:“禁止入内”和“待售”的标记在锈蚀斑斑的表面争夺地盘。

小镇的郊区是车站入口,当局设立的标牌上写着:向西前往艾尔湖(Eyre Lake)和库伯佩迪( Coober Pedy)的乌德纳达塔(Oodnadatta)路线今天开放(或者不开放)。

尽管这似乎是一个宽广连续的空间,但尖利的岩石和陈旧的车轮注定了无法在上面急驶。体力充沛的骆驼和特立独行自由奔放的、有着闪亮棕色发达肌肉的野马,替代了这里的原住民鸸鹋、袋鼠和蜥蜴。

突然,两架飞机笔直地冲进陆地,尾巴先着地,比翼齐落,就像金属制成的后启示录中的天使。

《归于死寂》(Rust In Peace)招贴画上画着一枚卡通炸弹,在阳光下暴晒,有一只巨大的澳洲野狗长着澳洲蝰蛇般的头,俯视着这枚炸弹。

不,乌德纳达塔还没有烤熟你的脑袋 — 这是穆托尼亚雕塑公园,既是艺术的绿洲,也是当地土地拥有者的反水雷抗议地。

继续前进,在这片摇摇欲坠的人造景观中,William Creek酒店简直就是个绿洲,洋溢着搞笑气质:巨大的动物脑袋,前门两边的把手,外面的停车计时器 — 在一个用两只手能数得出人口的小镇里。

小镇的“主人”——Trevor Wright,好长时间内一直在附近艾尔湖的上空飞进飞出,但您肯定猜不出。

“太干旱了,地方太多了,太白了,”他以假期第一天的热情在无线电台中快速地说着。确实如此,从小溪和支流的上方开始,景色就明确而巧妙。内陆的色调几乎都是可食用的:咖啡、焦糖和奶茶。

“如果您看一看古老的原住民艺术,您会发誓他们能飞,”Trevor说。

在艾尔湖,景色不可言喻 — 即使以每小时 250 千米的速度,也会感觉像粘在这个点一样。

水汽将天空和湖水融为一体。下降几百米,幻象消失了:到处是黑天鹅和鹈鹕,还有一对鸸鹋脚印似乎要走出地球的边缘。

在经过四小时颠簸的车程后,通过5600千米的野狗栅栏(Dingo Fence)入口,您到达了蛋白石采矿点库伯佩迪。

相比之下,这个小镇简直就像一个大都市,但是,您很快就会因为拜访上古时代的布加维斯(Breakaways)和郊区的月亮平原(Moon Plain)而改变标准。

了解这个多文化的“野姑娘杰恩”(Calamity Jane)的最佳方式就是尽可能多地认识这儿的人物,倾听荒诞的故事以及交换一些您自己的故事。

尽可能躲到地下去,到旧矿和矿坑中去,到镇上四星级秀店(show-tel) The Desert Cave的地下酒吧去;即使外面温度有50度,那儿的温度也会是23度。

在一座地下教堂中洗去您的罪孽,然后去淘蛋白石,或者只是游览这个地区,寻找《Mad Max 2》和《Priscilla》等电影中熟悉的时刻。

不管您来做什么,都务必要安排一个退出计划。许多当地人当初计划来这儿一星期,结果一待就是30年。

详细信息:探索者之路

如果包括所有可能的公路,探索者之路全程2445千米:阿德莱德到弗林德斯岭、阿卡鲁拉、马里、奥古斯塔港以及库伯佩迪到边境。

交通工具:我们推荐开4驱车(虽然在干燥的环境中两驱车也可以)。有关道路状况,请查看 dpti.sa.gov.au/OutbackRoads

奥古斯塔港(Port Augusta) Wadlata 内陆中心的时间隧道展览提供该地区的历史背景,庞大的旱地植物园(Arid Lands Botanic Garden)可以观赏到本地动物群。

您还可以尝试在维佩纳凹地(Wilpena Pound)徒步游,开车通过布莱奇那峡谷(Brachina Gorge),以及参观阿卡鲁拉野生动物保护区。

下载探索者之路地图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