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断财路?迟到10分钟就被禁接单,阿德外卖员怒告行业巨头!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作者:喵酱

 

阿德莱德一名前UberEats外卖司机,因送餐迟到10分钟而被禁止继续接单,该司机表示对自己的遭遇感到“非常沮丧”。
 

图源:news.com.au

 
11月18日,阿德莱德一女子Amita Gupta和她的丈夫Santosh在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上起诉UberEats这一餐饮外卖应用巨头,目的是对发生在2018年的一项裁决提出上诉:
 
前裁决结果认为,根据澳大利亚现行法律,Gupta“不是UberEats的雇员”,因此“无法受到不正当解雇保护”。
 
目前,运输工人工会(Transport Workers’ Union)已介入该案件,并协助这对夫妇的上诉。
 

图源:perthnow.com.au

 
工会呼吁制定加州法律(California-style laws)以督促像Uber这样的公司将外卖司机归类为“雇员”,而不是“独立合同工”。
 
“我们希望(委员会今天)应该做的是,充分听取当事各方关于‘剥削’的论点,以及关于法律虚构的论点,这些论点表明,这些公司通过‘故意误判工人’以剥夺他们的权利,而且揭露了现代经济中的最大骗局 ”,TWU国家秘书Michael Kaine说。
 
据悉,从2017年9月到今年1月,Gupta女士与她的丈夫Santosh共完成了2200多次送餐订单。
 

图源:TWU

 
但是,就在今年早些时候,她因为送餐迟到了10分钟左右,便被撤销了对UberEats应用程序的访问权。
 
Gupta女士说,在因迟到而被禁止访问的前一周,她在UberEats应用程序上等待接单的时间共计96个小时,但只赚了300澳元。
 
她说:“我对此感到非常沮丧。”
 
她的丈夫说,UberEats的行为“具有剥削性”,外卖司机指南中没有任何地方“说明我们必须在什么时间送餐完毕”。他说:“实际上,它没有设定时间限制。”
 

图源:news.com.au

 
Santosh先生曾计算过,UberEats每小时向他们支付的费用约为5澳元。
 
他说,司机付给司机的接单费用为4.30澳元,但“大多数情况下,外卖员要在餐厅里等候15至20分钟”。
 
Michael Kaine表示,虽然零工经济中成千上万的工人受到了剥削,但联邦政府对此却保持了“致命的沉默”。他说:“这是现代奴隶制。”
 

图源:abc.net.au

 
劳工参议员和前TWU老板Tony Sheldon说,“看到两个勇敢的人与全球经济中的巨石之一对抗,这是令人鼓舞的现象”,这是在“捍卫工人权利”。
 
去年,TWU赢得了针对交付平台Foodora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例,目前该平台已退出市场。TWU还针对Deliveroo未向堪培拉送货司机支付足够的费用,对其采取了法律行动。
 
Uber的一名发言人说,该公司“接受公平工作委员会对此事的最初决定”。她说:“这表明了87%的送餐合作伙伴告诉我们——他们重视Uber应用程序提供的自由和灵活性。”
 

图源:abc.net.au

 
“公平工作委员会的决定还证实,并非所有在线送餐应用都以相同的方式运行。UberEats为送餐合作伙伴提供了一种灵活的方式,使之能够自主按照自己的时间表来赚钱。”
 
她说,这项决定“也加强了澳大利亚法院、法庭和监管机构,包括公平工作委员会和公平工作监察员对使用Uber应用程序的司机合伙人地位的一贯看法。”
 
她说:“我们致力于在澳大利亚建立长期、可持续的业务,并继续投资于我们与送餐合作伙伴的关系。” “我们将继续为上诉辩护。”
 

 
 

取材:news.com.au

责编:Z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涉及版权,请联络游外协商删除。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